• 证明读书的最好方式是安安静静地阅读:读书的本质是阅读,不是活动

    这些年,世界读书日被裹挟在春天的各种节日中,炒得很热。目力所及,似乎都在用力证明自己在读书。比如小学生用手抄报证明,中学生用表演证明,商家用打折证明等。

    有些证明是极好的,比如购书网站推出很优惠的价格,让价格不菲的好书从书库进入寻常人家。媒体用各种节目来推动全民阅读,为爱阅读的群体出谋划策。这些都是应该的,但对于其他用非阅读的手段去证明自己在读书,就让人费解了。

    证明读书的最好方式就是安安静静地阅读。

    读书是一件很个人化的事情,只是现在太多人不爱读书,才被媒体所关注,究其原因有两个:一则上学时候我们没有养成阅读的习惯;二则在信息社会里大家都养成了“急脾气”,很难从海量信息中走出去慢下来阅读。

    为了不让这种“悲剧”在孩子身上重演,国家用了很大的精力在中小学生中推动阅读,其中最大的推手就是教材的改革。以已经完成的初中阶段语文教材为例,初中阶段教材要求必读书目12部,推荐阅读24部,统称36部名著。这里需要说明一点,“必读”与“推荐”没有优劣之别,只是考虑到学生的时间限制,只能最低限度地选择不同种类的12部名著作为必读书目。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知道,三年读12部书,这本身就少得可怜!看看欧美及日本同龄孩子的阅读量就知道。

    随着教材改革的加快,在不久的将来,小学、初中、高中12年语文推荐书单会完整呈现出来,形成一个12年语文学习名著阅读的书系。这个阅读书系应该寄托了国家和社会的极大期望,是希望通过这个完整的阅读书系,让中国的孩子在12年的国民教育中,接受系统完整的阅读训练,把未来国民的阅读素养在学校培养好。

    读书的本质是阅读,不是活动。活动可以搞,但前提是学生先有完整的阅读。我们有一个可怕的思维定式,要读书,必须要搞活动,否则无法证明学生在“读书”,这是典型的“有罪推论”。比如做有插图的摘抄、做不知道谁看的手抄报、制作阅读导图、设计书的腰封等这些极其耗时的非阅读性活动。结果我们越搞这些活动,学生就越不能读书,但“表演”的能力却越来越高,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

    让学生经历完整而独立的阅读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让他们形成自己独特的阅读感悟和世界观、价值观及人生观是整部书阅读的最大价值。这个过程除了自己阅读,任何人无法替代。这个奇妙的内化过程,其复杂过任何一门学科。但我们往往出于好心,办了坏事,用粗暴简单的所谓活动或者应试性的背诵提纲来替代书籍,破坏了学生安静阅读的时间与空间,把他们原本平静的心态弄乱,总想着被检查、表演、知识测试……而书根本就没有打开过。

    时间对任何人都是宝贵的,我们推算一下,如果学生平均每分钟阅读200—300字,半小时就将近一万字。而如果抄写,半小时也就400字左右。一年下来,注重阅读的学校累计阅读量会达到365万字,这是一个超过10部书的量。我们不能说抄写没有一点价值,必要的记录与书写是需要的,甚至需要速度与质量的要求。问题是我们混淆了阅读与写作的主次关系,对中小学生而言,首要任务是大量的阅读,这是课标的要求。

    由于我们没有弄清楚整本书阅读对中小学语文学习的重要意义,总把学生的写作能力弱归结为抄录不够,想用大量的抄录替代阅读,并希望提高学生的写作能力。阅读是信息输入,是教会学生通过文字和想象去观察世界、了解世界,形成世界观的最好途径,遗憾的是,我们竟然关闭了它,用抄录或背题等替代完整的阅读,这是一种“偷梁换柱”,偷阅读的时间,做写作的训练!我们把阅读的价值看得太低,把写作训练看得太简单。

    有人会说,你不主张学生大量抄写,那怎么证明他们在读书呢?

    我们的主张首先是真正认识理解整本书阅读对语文教学、对学生发展的重要意义。它不仅是语文教学的有益补充,甚至可以定位于中小学人文课程开放的新领域。其次教师要“读”在学生前面,无论小学还是初中、高中,教材要求的书目教师必须先读完、读好,才能以自身的阅读经验与学生对话。再其次,我们应该相信学生,鼓励学生,扶学生走好阅读的前几步。阅读能力与方法的培养是一个长期复杂的过程,不是给一本书他们就能读的。要用有趣的方式去引导、去帮扶,特别是在小学阶段。最后,要搭建孩子阅读展示的平台。要把他们阅读的体会通过讲述分享给同伴或家人,通过表达训练他们的思维逻辑与语言组织能力,要让他们学会用阅读过的人、事比照现实生活中的类似现象,提出自己的主见,并能说服、影响他人。如果这样,我们学生的阅读品质就已经很高了。久而久之,会形成自己的阅读方式和观察解决问题的能力,这不就是目前所谓核心素养提出的必备品质与关键能力吗?

    时间:2019-05-06  热度:37℃  分类:读书心得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