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看到“反常”

    吴非

     

    保持正常的教学环境,让青年教师安安静静地上几年课,了解教育常识,给职业生涯打点“精神底色”,然后再来谈“创新”,如果精力过剩,加之时机成熟,再考虑“腾飞”,好不好?

    这样的建议,会让一些同行疑惑:难道我们的校园不正常吗?

    如此说来,话就长了。几年前,在教师交流大会上,我曾坦率地说:“希望老师们不介意我的话:在座的两代教师,都是应试教育哺育出来的;大部分教师在做学生时,没能享受到正常的教育……”

    座中很多教师点头,认同我的判断。一些教师说起他们的高中时代:“每个月只能休息两天,回家换衣服”,“进高中后从来没读过课外书”,“高三寒假,补课补到腊月二十九,年初六就返校了”,“高中三年每星期只有一节体育课”,“晚上12点之前别想睡觉”……这样的生活被命名走向成功的“奋斗”“励志”“刻苦”,他在学生时代经历了非正常的教育,他到中学来任教,也会认为学生就应当像他一样“补课补到腊月二十九”,他会很快适应应试教育,如鱼得水,多年媳妇熬成婆,不变本加厉,已经算是仁厚的了。

    可是,基础教育,难道就这样木然地违背规律、违反常识地延续下去?让一代一代的学生“补课补到腊月二十九”?

    退休前的几年,我无法沉默,我不能不正视校园的“失常”,我任教的学校,离“补课补到腊月二十九”虽然还比较远,但是一部分人的认知已经出现问题,不但教育行为违反规律,反教育常识的言论也日甚一日,个别人的有关言论已经完全没有职业耻辱感。

    青年教师听闻我在八十年代的体验,总是将信将疑。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校各方面办学条件和管理措施有许多欠缺,但社会对教育比较尊重,经历了社会动荡后,百废待兴,人们对教育有期待,痛定思痛,明白了常识常理的重要,来自社会的干扰不太多。当时学校课业负担不算很重,学生课余时间较多,下午放学后,操场上都是学生在运动,打球一直打到天黑。当时教师的专业水平不算高,但都有比较强的学习意识,老师们争相去进修,有些下了课还去大学读夜校。图书馆的借阅率很高,教师业余时间逛书店的很多。那段好时光短暂,顶多十年吧,应试教育从农村向城市蔓延,“升学率”成为社会焦虑,东亚地区中学教育经历过的“补课”、“家教”、“补习班”如期而至,而教育界没有充分的精神准备,也没有相应的法规措施,民粹主张在一些地区形成强势,学校生源争夺愈演愈烈。学校管理,教师教学,学生的学习,都像是丧失了理性,违反常识成为常态,相信常识的被作为异端。在理性和民粹之间,很多人甚至没有任何犹豫徘徊,直接选择民粹。

    经济大潮下,举凡一切社会文化无不经受震荡,原本平静无波的学校教育不可能隔绝于社会文化之外。经济大潮推进了应试教育,形成的冲击波催生了功利的教育观,主流媒体堂而皇之地宣传应试教育,以之为一地的“政绩”; 民粹大旗挥舞下,反教育潮流涌动,恪守常识、按教育规律办学的学校逐渐成为孤岛。以应试替代正常教育,在这种选择开始以后,必然弊端丛生,必然陷进泥淖难以自拔。这很可能是大批教师无法获得职业荣誉感的真实原因。职业尊严未必能靠增加工资收入实现,但一种职业应有的属性被扭曲,必然影响从业者的情感和价值观。

    时间:2019-04-18  热度:23℃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