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引优秀人才从教的根本策略:“加薪”和“减负”

     

     

    在1月18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
    陈宝生说:“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学生减负,今天我要强调,教师也需要减负。”
    陈宝生表示,现在教师负担很重,各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各种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压得老师们喘不过气来。今年要把为教师减负作为一件大事来抓,教育部将专门出台中小学教师减负政策。要全面清理和规范进学校的各类检查、考核、评比活动,实行目录清单制度,未列入清单或未经批准的不准开展,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更不能随意给学校和教师搞摊派。要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
    无论是教师,还是校长,可能都有过这样痛苦的感觉——忙碌了一天,似乎做了很多事,该做的却没有做,而时间都耗费在一些无用或无聊的“重要事情”中……
    2017年7月,新教育研究院发布了《关于“减少教师非教学工作”的调查报告》引起了很多教育工作者的关注,报告显示:“占用教师工作时间的工作,并非全是教育教学工作,真正用于教学及相关准备的时间在整个工作时间中占比不足1/4,剩下的3/4是更为耗时耗力的非教学任务。”
    吸引优秀人才从教,稳定教师队伍的根本策略,除了“加薪”(提高工资水平),还要“减负”(减少不必要的工作负担)。
    有调查显示,中小学教师每周的实际工作时间平均值为54.5小时,一些地区的高中主课教师日平均工作时长16小时,远超法定时间,“基础教育阶段教师负担沉重是不争的事实”。
    并且大部分教师觉得“教学任务安排不合理,教师工作量随意加减,工作繁重”、“形式主义较多。表面工作、检查活动等形式主义过多,对教学干涉太多”、“收入低,缺乏职业自豪感”。
    可每天忙碌不堪的教师们,时间都去哪儿了呢?
    一、老师为何这么累?
    01 目前教师日常工作状态

    很多学校的教师都有这样的感觉:忙碌了一整天,看着似乎做了很多事,但真正该做的却没怎么做。不是不想做,而是没时间做,教师们的时间和精力大都耗费在了一些所谓的“重要事情”上——比如,写不完的各种应付材料,填不完的各种上交表格,迎不完的各种检查验收,还有补不完的各种活动资料……
    这里的每一项似乎都“非常重要”,因为它们关系着学校和教师的督导考核评估!
    02  七成校长老师认为学校检查评比太多
    一些中小学校长戏言,自己是“许三多”—检查多、评比多、文件多,每天“两眼一睁,忙到熄灯。
    有校长形容,任何一个上级部门都可以到学校开展检查、评比工作,每个单位学校都惹不起,都必须“高度重视”、“积极参与”。众多与学校教育教学工作不相关的检查评比,严重干扰了教学秩序,有的学校甚至接到有关部门的行政命令,要求教师停课走出学校承包路段卫生。
    然而,这似乎还不够,上级安排的各项督导评估、达标验收、检查评比、会议培训、安全管理等事务,又一重重加压且全部以“重要事情”名义。
    苏北一普通学校,4个月里接受检查验收24次,仅台账材料就准备了67盒,排在一起长达5米多。教师天天忙于应付表格,教育教学反而成了副业。
    湖南一民办学校,2014年收到各级各部门文件48个,涉及创建国家或省级称号、食品督查、环境检测、水质评估、侨联督查等,此外还上交了50多篇各类总结和报告。
    被检查“轰炸”的学校不是个案。河南某地一位中学校长介绍说,过去一年,该校接受了食品、卫生、防疫、物价、人事、农减办、纠风办、文明办等部门10多次的各类检查,收到上级各部门文件四五十份,包括宣传部门的征订任务、文明办的创建评比任务,以及公安、卫生、纠风办、农减办、督导、工会、妇联等部门的各类检查文件、活动通知、材料上报等,“真正和课堂教学有关的文件反而很少”。
    参与各种各样的检查、评估,已经和教书育人一样,成为众多中小学教师的日常工作。
    03  五成老师“不务正业”,每天有一半时间在非教育工作上
    那么迎接一次与教学无关的检查到底要耗费教师多大的精力和时间呢?山东一名初中教师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一次该市迎接创文明城市检查,各级领导反复预演检查,对卫生的要求甚是苛刻。
    学校办公楼地面老旧,“老师们只得蹲下身子,一点一点用洗衣粉和钢丝球擦拭出来”。
    而且,很多学校在迎接省市一级的检查评估前,必须先依次接受区县级和乡镇级的多次检查,每次检查都会让学校和教师手忙脚乱,有时不得不中断教学甚至停课。
    除了各项检查、评比外,现在各种“日”和“节”很多,如“爱眼日”、“艾滋病日”等,遇到街道或社区举办活动,工厂和机关单位一般没时间或不愿参加,只能由学校“顶上”。学校本来就缺教师,不可能有专人从事这些工作,只得临时抽调一些教师,加班加点来应付。
    04  教师身累心更累
    当教师的本职工作被非教学任务占去一大半时,牺牲的不仅是时间,更有心情,甚至是对教师这一职业的认同感。
    教师们的大量时间没用在如何提高教学、如何深入教研、如何培养学生上,对于“教师”这一职业产生了动摇和怀疑。绝大多数教师每周工作时间都在54小时以上,实际工作时间超过法定工作时间25%,教师不得不将大量的个人时间奉献给工作。
    二 、需要减负的不仅是学生,还有老师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保障学生和教师休息权的提案》,这一话题,引发了广大校长、教师的强烈共鸣。
    呼吁:教师的休息权应得到保障
    朱永新注意到:学生每天在校的时间都是老师的工作时间,而在上课以外,老师课前认真备课少不了,课后还要批改作业、家访、辅导后进生。
    有些教师为了完成工作任务,还不得不把在学校里没有完成的事情带回家。
    在寄宿制学校,从早自习到晚自习,教师都要陪着学生,除了完成教学工作外,还要承担对学生生活的照料。
    在教学之外,教师还承担了很多额外压力,包括准备各类检查评估材料、写论文评职称、学生安全保障等,这些任务大多要在工作时间外完成。
    朱永新呼吁:休息权是一项基本人权,是我国宪法以及劳动法律、法规赋予劳动者的一项基本权利,教师的休息权理应得到保障。
    建议:减少一线教师的非教学任务
    为保证教师休息权,朱永新委员今年的建议之一,是要减少一线教师的非教学任务。
    朱永新建议——
    首先要尊重教育、尊重教师,改革学校和教师考评制度。剔除与教育教学关联不大的考评细则,加大对教育教学的实质性评价占比。
    各级部门应关心关注教师群体,合理分配工作,明确工作量标准,科学配置师资,减少额外非教学任务摊派,让教师全身心投入教学核心及专业发展。
    同时,他还建议,要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聘请一定数量的工勤人员,完成校园安全、宿舍管理、学生餐管理等非教学任务,让一线教师从这些琐碎的非教学事务中解放出来,休息权得到保障。
    那如何给教师“减负”呢?综合广大教师的呼吁,我们认为要为教师“减负”应该尽可能的做到几下几点。
    三、让教师安安静地教好书
    01 教学为主,减少非教学任务,让教师将心思花在教学上
    地方各级部门深入沟通,达成共识,对于学校的管理工作以教育主管部门为重,其他部门工作能减尽减。同时,减少各级各类会议、无实质意义的培训以及相关检查,学校也要根据自身实际,不盲目攀比,不搞形象工程,一心一意搞好教学,关注教育本身。
    中国中小学教师非课堂教学工作任务繁多,如备课、教研、听课、开会、批改作业、教学反思,撰写各种业务学习、政治学习、读书的笔记。另外还有班级纪律管理,早晨组织学生晨练,晚上领学生打扫卫生,自习课辅导学困生,记录班级日志等工作都耗费了教师大量的时间。难怪网络上流传的《为什么中国教师这么累》,文章写到:没有学过管理学,却要管理几十个人,班主任的工作难度之大、强度之高,是一般管理工作不能比的,也耗费了教师大量时间。
    给教师“减负”第一步,就是要减轻教师非课堂教学工作任务。教师认为,有效减少工作量和工作时间,首先应该减少校内外文书工作和行政工作,保证法定工作时间用于备课和批改作业。
    02  明确教师工作量标准,合理确定教师工作量
    社会各界给教师群体频频施压,舆论关注师德,期待教师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关注师风,期待教师成为学生的“替代父母”、良师益友,这些要求和期待不无道理,但是如何使其落地?
    一个重压之下精疲力竭的教师何谈创造力?一个没有职业幸福感的教师何谈培养追求幸福的学生?一个缺少专业自主性的教师何谈拥有高质量的教学?可以说,教师工作量是影响教师职业幸福感和教育教学质量的重要因素。
    英国教师协会提出教师工作时间公式。每周合同工作时间=22小时教学+5小时批改作业与备课+5小时其他工作。每周实际工作时间=合同工作时间+5小时个人时间用于批改作业和备课=37小时。
    03  社会、家庭给教师更多理解宽容,帮助教师减负
    教师职业只是众多社会职业中的一种,是职业就有边界,无论是道德还是专业,无论是权利还是义务,都是有限度的,社会和家庭应该对教师工作给予更多理解和宽容。
    建议,国家和地方政府在实施新政策之前要进行充分的调研,掌握政策具体执行者的认识和看法,考虑教师工作量的可承受度。
    日本教育社会学者永井道雄说:“办好教育的关键,第一在教师,第二还在教师。”只有教师没有了工作和思想的“负担”,才能够真正维护教育的“生态平衡”,才能保证教师工作的“单纯性”,使老师能够全身心地、以积极健康的心态投入到工作中去,才能够提高在职教师的幸福指数、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到教师行业。
    【网友声音】
    @梦阮:很不满意!我们很多时间都被学校的一些琐事占用了,感觉总有做不完的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渴望有些制度能够规范,不要有这么多形式主义。表面文章做得再好,又能有何用?真正对得起学生、家长、社会,那才是硬道理,才是真正我们该做的!
    @田野:现在的时间大多花在准备材料和教学管理上,真正用在教学上的实在是越来越少。希望少点检查,多点实干。
    @说从心那是怂:我是名小学老师,我大部分时间就是应付上级的各项检查,有些检查与我们教育挨不上边。唉!
    @五福人生:我现在都是“挤”出时间备课、讲课,大把时间都浪费了——检查、评比、比赛等。各种活动华而不实,甚至重复,都是各级领导为了自己的业绩、政绩造成的,建议取消。不要违背了教育的使命!
    @天边的流云:我是一名小学老师。教学工作介入太多行政力量、太多政治任务,有好处吗?什么是教育?教育是百花齐放,是宽容的氛围。而我却感到被太多教学之外的任务压得没有了独立自主的思想。在这样的心态下教学,我愧对学生,愧对家长,却又无可奈何。

    延伸阅读:

     

    让教师减负成为教育发展新动力

     

    作者 方华

     

    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表示:“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给学生减负,今天我要强调,教师也需要减负。”这一消息传出后,引起各方积极响应,纷纷点赞。

    如果教师的精力时间被非教育事务“占据”,被非教育教学给“耽误”,那么,我们对教育的一切期待就只能停留在设想层面。只有教师强,才有学生的快乐成长。只有教师能静下心来做教育的事,教育才可能健康持续发展,孩子才能健康成长。

    给教师减什么负,怎么减负是当下此项工作重中之重。要给教师减负,首先要明确教师有哪些负担,哪些是本无须承担的负担。当下教师的不合理负担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协助协调之负。也就是要把教师从“表叔”“表哥”中解脱出来。当下,各级各部门的“小手牵大手”工作,还有地方各种各样“重点工作”都让狭小校园难以装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工作进学校呢?这是因为各地都在“假设”一种工作情景,认为让学校、教师参与能更好地完成这些工作。这些工作名义上说需要教育部门一起参加,或者说只要学校部分参加这项工作,就能提高工作效果;但实质上却是教育部门在分担其他部门的工作。出现这种情况,根源在于地方党委、政府没有厘清教育责任和职责,没有尊重教育专业属性。

    检查评比之负。一是现在学校和老师面对各种检查评比名目繁多;二是频繁出现“一事多查”而不是“一查多事”;三是检查评比过于重视“留痕”;四是将检查评比作为评价工作绩效重要的方式;五是检查评比“多头”管理,导致学校教师不仅疲于应付,更不知道谁是“亲爹亲妈”,让学生和教师分不清责任与工作的主次。这样的检查评比给教师带来了过重负担,而且对教育教学没有任何帮助,让教师“沉沦”在文山之中,无暇顾及教育教学。这样的检查评比还可能导致教师对工作方向不明、目的不清,长期以往将让教师养成“务虚”和“不务正业”的意识与作风。

    晋升晋职之负。大家都认同和认可教师是专业人士,体现教师专业属性最明显的就是教师职称。给教师评定职称并无过错,如果应用得好,对教师专业成长有积极引导和推动作用,但现在一些地方的教师晋升晋职却在走向“务虚”式比拼、“衙门”式配置、“非实践”式评价。因为职称评定信息采用的并非来自教育教学实践成效,如此可能引导教师偏离主业,引导教师脱离教学实践和教学一线,去做一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成果”。这也是教师负担过重的主要来源。

    职责岗位不匹配之负。由于编制管理,学校工作职能职责在有意无意扩大,但学校在人员编制不到位和不增加的条件下,要完成更多的工作,其结果只是“小牛拉大车”——车慢牛累,其工作现状和工作效果可想而知。学校缺编已经是现实,一方面是教育教学岗位缺编,另一方面是教育教学辅助工作没有岗位。一些经济发达地区会出台一些“土政策”支持帮助学校,但更多的地方由于各种因素没有出台相关政策,或者政策支持力度不到位。

    教师减负,势在必行,否则会拖垮教师。让教师真正减负落在实处,要制定教师基本工作标准,让教师工作有章可依,有章可循。要从教师职称评聘、教师编制、教师绩效评估等方面进行整体改革。地方党委、政府和各部门要形成共识、多方协同,让教师专注教育、专注教学。要发挥教育考核评价督导改革的作用,让评价变帮扶,让评价变诊断,而非定性结论式考核。

    教师减负不仅是帮教师,更是帮教育,如果教师队伍“垮塌”,其直接后果就是教育难现美丽,教师职业不再美好。如果这样,如何让教育优先发展的政策得以落实,又如何让教育成为国家之基、民族之望的目标得以落地?总之,教师减负要站在教育健康发展的高度去思量,去落地。

     

     

    给教师放“恋爱假”:给“单身汪”多点关怀,没毛病

     

    作者  熊丙奇
    教师每月可申请两次半天的“恋爱假”,杭州某中学的做法,近段时间在网上受到广泛关注。
    此举引来“羡慕”声,也招致不少疑问:多了“恋爱假”是否真的能脱单?公办学校放假难道不需要审批?
    杭州市江干区教育局证实,这所“走红”的学校名为杭州市丁兰实验中学。该校工会主席楼旸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该校有40%未婚老师,推出“恋爱假”,是契合“青年教师的需求”。除了针对青年教师新推出的“恋爱假”,该校还有针对有子女教师的“亲子假”,及面向年长教师群体设立的“幸福假”。
    有网友担心,这么多假,会不会影响学校正常教学?这种担忧,其实忽视了学校教师进行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力量。
    一方面,这些教师在享受假期福利的同时,也得提前协调好时间,不影响教学工作;另一方面,有了更多时间来平衡工作和生活,也能提高老师工作积极性和工作效率,让他们少些人在心不在,或人浮于事。
    而教育部门和社会也理应允许公办学校对教师的管理有适度的弹性空间,这可以理解为学校自主办学及教师群体的自主管理,这样才称得上以人为本的管理。
    公办学校给教师设立“恋爱假”“亲子假”等,这从学校自主权角度看并无问题。江干区教育局对此也表示,允许学校适度创新。
    现实中,这般人性化管理也该成校园里的常态——允许教师根据自己的需要请假,是以不影响正常教学为前提的,各项假期也公开透明。
    对学校而言,要吸引并留住优秀教师,也需要在教师管理中用心,真正做到“以事业留人,以感情留人”,而不是用大道理留人。
    像这所学校,124名教师中,单身的教师约有49名,占到约40%,这说明学校的青年教师比例高,还没有形成老中青的平衡结构,这可能跟部分年轻教师压力大、流动性高有关。
    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中,我国中小学在建设教师队伍时,都特别强调默默无闻、任劳任怨。很多地方评出的优秀教师、最美教师,也大多是长年不回家、无暇照顾父母孩子或者忙到没时间谈恋爱的教师。
    最美教师,也应是最幸福的教师,如果教师自己的生活都不幸福,还要被要求燃烧自己照亮别人,那也难以建设出高质量的教师队伍。
    去年发布的《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指出,要采取措施真正让教师成为令人羡慕的职业。其中一条措施是建立现代学校制度,落实教师在学校办学、管理中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决策权,真正做到以人为本。
    落实这一措施,就要求学校在学校办学、管理中,充分听取教师意见,制定有利于教师发展、学生成才的学校管理办法,营造让教师安心从教、热心从教、舒心从教、静心从教的环境。从这一角度看,每所学校都可以结合本校的实际,制定针对教师的人性化管理办法,而别停留于羡慕“别人的学校”。

    时间:2019-01-22  热度:109℃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