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必须离开旧有的跑道,迈入世界公认的教育新赛场上去

    作者观点:我们总听见、看见中国的家长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孩子们为了考出好成绩废寝忘食;但是,我最大的感受却是,全世界先进的教育,都已经换了赛场了,而我们却还在旧的跑道上拼命!

     

    童书妈妈联合创始人  白滔滔

     

    中国是一个巨无霸,它启动任何的事情都会很费力,很慢。

    但是,我们可以慢,必须要先入场。我们的教育,必须离开旧有的跑道,迈入世界公认的教育新赛场。

    否则的话,我们在自己陈旧的、封闭的跑道上,跑得越快,距离真正的教育,也就越遥远。

    做童书妈妈这几年来,尤其是近两年,我们深入接触到世界各地的教育动态。

    有的,是我们去欧洲、北美、澳洲、日本、中国台湾等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实际的教育考察感受到的;有的,则是我们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或者受邀和来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在采访、交流中知悉的。

    总的感受是什么呢?真的很急迫!

    什么很急迫呢?对教育创新的呼唤,对现有教育跟不上时代的着急上火的那种急迫!

    我们总听见、看见中国的家长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孩子们为了考出好成绩废寝忘食;但是,我最大的感受却是,全世界先进的教育,都已经换了赛场了,而我们却还在旧的跑道上拼命!

    我们强调成绩,别人在强调能力

    上个学期结束,我女儿拿着三门主课的成绩单给我看。

    他们班没有排名,但是从分数上看,语文和英语很好,数学很一般。我跟小丸子很坦诚地分享我对她的成绩的看法:

    你看,你的英语成绩很好。但我知道你的英语实际水平是怎样的——我们在国外旅行的时候,你除了打招呼之外,基本是没有办法用英语交流的。所以,无论你考出的分数有多高,都只能停留在考卷上,对实际的英语运用没有任何价值。我希望你知道这一点。

    你的语文成绩也很好,应该是最好的那种。不过呢,你还记得吗,就算你曾经考了很低的分数,我也不会着急——因为我知道你实际的听说读写的能力,还有你在生活中保持的阅读和创作的习惯,只不过是在某些具体的考试类型上的不适应而已。所以,无论你的语文成绩是高是低,只要你保持着这种习惯,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担心。

    还有数学的成绩,这次的成绩很低——你会发现,虽然你上次的成绩很高,但并不能保证你的数学有一个良性的成长。在现实生活中,你现在能够运用到数学的地方还没有那么多,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不是背更多的公式、做更多的习题,而是在生活中给你更多的运用到数学的机会——比如,去文具店买东西,旅行的时候买机票、订酒店、算时差、规划行程、制定预算……你把这些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自己对考试成绩的这种态度,有多少家长认同——应该是非常非常少数的,会被其他的家长骂为“傻瓜”的那种吧——但是,我却在国外的教育中,看到他们对“真实能力”的重视。

    在意大利的一所建筑学院采访,我们应邀去参观他们的毕业展。这种学生的毕业展,我参加过很多,大多都是一些建筑设计的模型。但是,在这所学校里,我看到的并不是一些完整的建筑设计,而是一些看起来很具体的设计。

    原来,这所大学和城市规划部门合作,学生们会去调查哪些街区的哪些建筑、设施,可以改进得更加便利美观,然后,他们就会作为课题进行设计,并去市政部门投标——所以,这些年来,这所学校参与了很多城市街区的改进项目。

    大家都知道,芬兰在全球教育评测(PISA )中名列前茅。但是,我在采访芬兰教育署署长海诺宁的时候,他说,芬兰正在进行新一轮的教育改革,这轮改革之后,他们的PISA成绩肯定会下滑。于是,我有些担忧地问他:那你们怎样应对这种压力呢?

    他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起来:我们芬兰根本就不在乎PISA成绩!我们更看重的是教育所带来的实际的效果。PISA成绩好,让全球能够知道芬兰,挺好的;但是,这种评测成绩落后了,对我们丝毫没有影响。

    以色列人在商业和科技上有多牛,想必大家都知晓了吧。曾有人说,在哈佛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每个实验里都有以色列人;在硅谷,每一间办公室里都有以色列人。

    从2008年至今,超过五分之一的以色列大学教授,被欧美知名大学挖走。过去几年,美国共有十八个州派出高阶访问团到以色列,争相拉拢高科技创业人才,其中马萨诸塞州、加州和纽约抢得最凶(资料来源:以色列智库托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

    但是,你们知道吗?以色列十五岁青少年的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量计划)成绩,数学与科学两项都在世界第四十名,远远低于中国上海。以色列七所著名大学,在刚刚新出炉的《泰晤士报》世界大学排名中,最好的希伯来大学排第191名,落后于很多中国的名校。

    我们成功的秘密不是大学,而是人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切哈诺沃(Aaron Ciechanover)一语道破天机。

    以色列的孩子最重要的能力,不是考试考出好成绩,而是实际解决问题的能力——诺贝尔奖不是考试高分得来的,而是解决实际问题得来的。

    在以色列一所公立小学,二年级的科学课程,主题是“世界上的房子”。教室里,你不见老师站在台上念课文,而是十几个小朋友动手做实验,老师引导思考:房子的材料有哪些?要怎么配合气候?哪些房子适合盖在什么地方?要怎么设计?

    一位当了22年的老师说:我们用的是问题导向学习法(problem-based learning),用活生生的问题,激发学生找解决方法。例如,沙漠缺水,要怎么找水?……教育的目的,是让孩子有意义地学习,为实际生活遇到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我们强调竞争,别人在培养合作

    前几天,芬兰“现象教学第一人”、赫尔辛基大学科丝婷 ·罗卡教授在芬兰大使馆文化参赞的陪同下,前来万有幸福空间交流。我和三川让她给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和家长提一些建议,她犹豫了一下,说,虽然可能很难一下子改变,但是,请尝试着不要让孩子“过早竞争”!

    这恰恰是芬兰教育成为全球第一的关键所在。

    无独有偶,在这之前,我采访获得了戛纳大奖的法国导演席里尔·迪翁时,他也称,芬兰所代表的教育,是全球未来的方向;而其中最令他触动的,就是每一个孩子都能够在任何一所学校里探寻自我的价值。

    以我目之所及,在西方大多数的学校里,都在提倡项目式学习、团队式的合作、混龄式的组合、多文化的交融、多学科的交叉,很多的考试和评价,也都是以项目小组的形式来进行的——这不仅是在大学阶段,在中小学阶段也都是如此。这些,已经不是创新教育,而是主流教育了。

    在童书妈妈内部的分享会上,有一位同事,深有感触地说:

    我们在学校里的时候,都是在强调的个人竞争。你得了全班第一,就淘汰掉了几十个人,你得了年级第一,就淘汰掉了几百个人;你得了高考状元,就打败了十几万人。所以,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感觉到处处都充满着敌意——如果和你成绩相当的同学生病了,你会感到欣喜和庆幸——这不是我们人性有多恶劣,而是我们在竞争制度下的生存本能。

    但是,冲破了所谓的重重难关,打败了很多同龄人,步入社会,参加工作之后,你才发现,不是你把同事打败了,你就成功了。反而,如何和同部门的人合作,如何跨部门的合作,如何调动更多资源的合作,才是把事情做好的关键。哪怕完成一张活动海报的工作,你不能和设计部、营销部、行政部的同事合作,这件小事情你都无法很好地完成,更遑论其他。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不想去探讨什么现有教育体系的合理性、必要性,也没有能力去给出一个完成的修改和替代方案——但是,我只是从最朴素的、最实际的角度去考虑,我的孩子如果从小就被迫学会的是对人不能太真诚、太老实,要存心思、有心眼儿,随时提防、随时警觉,怕吃亏、怕被淘汰。那么,长大成人之后,他的这种怀疑性人格的心态,怎样才能够获得别人的信任呢?

    中国教育出来的孩子,不是失在智商、勤奋、能力上,而是失在我们的孩子过于“聪明”上,过于“现实”上,过于“利己”上。

    在美国,Google和NASA合办了一所大学,叫做奇点大学。一年里,有100位来自40个国家的学生聚在一起。他们会根据具体的项目,组成不同的团队,然后,为110个国家解决当地的问题——这就是他们的学习。

    比如:他们有的以3D打印房子,降低住宅成本,来解决流浪者的居住困境;有的发明自动搜集手指上微量血液的穿戴式智能戒指,透过无线网络,把血液数值传到手机app,分析后再传回云端。

    奇点大学的负责人艾斯摩塔说,“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先把专业放一旁,重新学习科技跟项目的关系,倾听他人的想法“。

    对奇点大学而言,未来的大学得打破传统体制,无需竞逐排名或名誉。“未来评断一间大学好坏的,绝对是学生组成的多元与创新程度。”

    我们强调学科学习,别人强调人的价值

    从我们小时候到现在,老师都是分为数学老师、语文老师、英文老师、音乐老师、体育老师……好像每个领域都是专门的人才。

    然后呢,我们还调侃那些语文成绩不好的人,“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实际上,我第一次听说“全科老师”的时候,也很困惑,一个(或几个)老师负责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所有课程,这难道不是教育的倒退吗,这不是私塾的那种教学吗,这对老师的要求是怎样的呢,老师还不得累死啊……

    可是,我接触到的越多,发现我们面临的问题,并不是是否采用“全科教学”的方式,而是我们怎样面对“学科”和“人的价值”。

    所谓的全科教育,有什么样的好处呢?很简单,老师会更全面地了解一个孩子。比如,某个孩子语文成绩很差,但拥有数学的天分,那么,老师就会结合他数学学习,来引导他更好地学习文字的能力(不一定要用最高的要求);某个孩子对阅读有障碍,但动手能力强,是不是也可以给他更个性和具体的学习指导……

    我们都知道,其实并不是每个人擅长做每项事情——所谓的那种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来要求孩子,最后只能得到几个优秀的孩子而已——但是,每个孩子最后都要找到自己的价值,这才是他在这个社会上安身立命的能力。

    我们的教育,要采用“帮助每个孩子都找到自己价值”的思路,而不是每个单科的老师,只盯着自己教学任务是否完成,根本不去了解和顾及孩子的现状。

    在法国,有一所编程大学,叫做School 42。这所大学目前还没有被纳入正统教育体系,所以并没有授予正式学位。但是,每年仍旧吸引了7万至8万名学生申请。

    这所大学,不收学费。想进入这所大学,除了18岁到30岁的年龄限制之外,任何人都可提出申请,不需要任何证明文件。几次的线上测试筛选,最优秀的3000名还将参加为期一个月的魔鬼测试,每天都要完成新的任务。最终,只有大约有900学生,能够顺利入学。

    School 42的创始人尼尔认为:

    各国高等教育都面临相同问题:高昂的学费与僵化筛选机制,让大学成了精英阶级的专利,不再是创造社会流动的公平管道。因此他与科学家尼可拉斯萨·迪拉克共同创立School 42,希望打破学术高墙,让高等教育重新普及化,并弥补业界人才需求的落差。

    在School 42里,没有课程,只有专项的任务。学生必须依序完成指定的任务,才能顺利晋级。最高到21级,大约3至5年的时间即可毕业,但学生可自行决定学习进度。

    学校里也没有老师、没有教科书,一切得靠自学和同学。有任何问题,就上网问Google大神;如果还找不到答案,就去问隔壁桌的同学。

    School 42培养软件工程师的做法,完全颠覆了传统强调知识传授的学习方式。另一位创办人萨迪拉克说:“学生不应该浪费时间学习知识,而应该要训练批判性思考以及问题解决的能力,重点不在于你懂得多少,而是你如何思考。”

    我们不肯改变,别人拥抱改变

    我遇到很多在中国做各种各样的教育的人。他们跟我说,医疗和教育都是刚需的行业,有赚不完的钱。

    当然,他们很多并没有去致力改变现有教育的缺陷和不足,而是去顺应,或者说是加强现有教育的问题。他们会发展得很顺利、很快——比如,去做应试技巧提高成绩的培训班,做小升初名校攻略咨询,做奥数竞赛培训,做运动、艺术项目赛事演出,做十分钟学会钢琴、一个小时学会写作文的魔法学校……你会赚大钱、发大财,公司上市,名利双收。

    但是,这些行为,有多少是遵循教育的本质的,有多少是真正地在做教育的,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同时,我还遇到很多在中国做创新教育的人——可以说,都做的很艰难。

    政策不支持,家长不理解,孩子的适应也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他们往往做了五年、十年,还是很小的一个机构,也没有什么大众的名声。但是,他们就这么痛并快乐着,行进在追寻真正的教育、中国自己的教育、面向未来的教育的道路之上。

    我发现,其实,教育创新的力量,来自三个领域:

    第一个,是政府部门。如果你仔细研读政府的教育政策、教育理念、教育措施,是符合创新教育的思路的。我想,无论是教育部门,还是各级校长,都很清楚地看到了教育必须改革的方向。他们也做出了很多很多教育的改革,很多从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经在推行了。

    第二个,是外围力量。这里面,包括教育的媒体、机构。比如,我知道的,北京有很多的公立中小学学校里,已经实施了很多绝对不差于世界水平的教育创新,比如走班制、选修课、项目学习等等。也有很多教育研究的机构,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等,做了很多深入专业的研究。还有众多的创新教育的实践机构,如道禾在中国文化上的创举,一土、探月学院的国际化创新;营地教育的启行、坚果派;企业办学校的阿里、万科、华为;线上教育的众多平台……

    第三个,是老师和家长。很多真正有志于教育行业的老师,以及见识过真正好的教育的家长,也形成了一股合力,在倒逼我们的教育,不得不进行改革和变化。

    但是,三者结合的力量,也还很小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就是这些机构、老师和孩子,很难形成一个完整的渠道。

    什么意思呢?就是你的孩子,上了巴学园、培德的幼儿园,但是到了小学就要去公立的小学了;初中你可能进入到了创新学习的学校,但是,你总是要面临着高考;到了大学,又有几所学校,能够给你提供真正能力的学习呢……

    这就是我们面临的现状。

    所以,我经常说,我支持所有在中国做创新教育的机构和个人。无论是公立学校、国际学校,还是民办学校;无论是培训机构,兴趣班,还是营地机构;无论是科班出身的研究员、教授,还是半路出家的野路子;无论是中国文化为核心,还是国际体系为根本……在中国都应该被得到大力的鼓励和支持——哪怕,他们会犯一些错误,走一些弯路——因为这些,都是希望的所在,他们都走在正确的路上。

    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同样是亚洲的新加坡的教育改革思路(根据刊登在《天下》杂志的报道)吧。

    背景:曾经,新加坡的学校是以说教、死背学习和学术表现优越闻名。学生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与国际数学与科学教育成就趋势调查(TIMSS)中皆排名第一。目前,新加坡教育正在进行一场多数人没有注意到的革命,重点不只是教出聪明的学生,还要教导学生如何成为更好的人。

    做法:

    1. 减轻学生的考试压力,取消了中学排名,停止公布最高得分者的姓名,扩大了一流中学的入学考察标准。
    2. 考试题目变得更具开放性,鼓励学生强化批判思考和科目知识,教师评估则会同时考虑学生的学术表现和社会发展。
    3. 教学方式也在改变,每位教师每年都会获得100小时的训练,学习新的教学法。
    4. 培养真实的能力,到了2023年,取消传统考试,每间学校都会有“应用学习”课程,着重于在真实世界环境中练习。
    5. 寻求家长支持,教育部与家长团体及网络知名人物合作举行座谈会,寻求家长对教育改革的支持。

    新加坡的教育改革,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那些理想化的措施,也会遇到重重的困难和阻力。但是,我们看到了各方都在努力,还制定了时间表,这些,都是希望。

    我们也知道,中国不同于新加坡,也不同于日本、美国。

    中国是一个巨无霸,它启动任何的事情都会很费力,很慢;但是,一旦运行在某个轨道上之后,要想改变方向,也同样是很费力,很慢。

    但是,我们可以慢,必须要先入场。我们的教育,必须离开旧有的跑道,迈入世界公认的教育新赛场上去——

    否则的话,我们在自己陈旧的、封闭的跑道上,跑得越快,距离真正的教育,也就愈加遥远。

    时间:2018-10-24  热度:3028℃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