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级教师李春华荐评学生习作《三个人回忆一件事》

    三个人回忆一件事

    上海市嘉定一中    张晓宇

    没有月光的夜晚。   

    宽阔的马路,只有借助两旁路灯微弱的灯光,才能看得清延伸的方向。夜风呼呼,偶尔有货车飞一般的驰过。

    车祸发生了!

    卡车司机立即跳下车,将被他撞得只剩下小半条命的人送到了医院,报了警。

    下面是警方询问司机的录音——

    “我倒霉啊,卡车开了几十年,不要说撞人,防护栏什么的都没有碰过,驾驶证上从没扣过分呀!唉,我怎么知道这么晚了还会有人走在这条路上!好几年了,我经常在这条路上跑,这么黑的天,还没遇上过什么人呢。

    “什么?你要我讲事情的经过?哦,昨天晚上,大概是夜里一点多,我照旧运一车皮木材去郊县的一家家具厂,那是一家私营小厂,可用的都是好材料。好,好,我说正题!我晓得这条路上晚上没什么车子,也没人,当然会开得快一点。多快?嘿嘿,对不起,警察同志,80码!我知道限速60码,不过路上空啊,又是夜里,以前从没出过事嘛!哦,对了,老早我只开到60码。老早的事不说算啦?好!我开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一个人好像要从马路当中穿过来,我急忙刹车,你知道刚下过雨,路滑,不过我看到了马上刹的车。可是那个人还是跑过来,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然后就……唉,不提了!你问我是不是在路口?不是的,没有红绿灯,他自己穿过来,我刹车已经来不及了。应该是他自己的责任啊!

    “后来?后来我就送他去医院了嘛!我是本分人,扔下个快死的人不管,我做不出来。你知道我昨一晚损失多少?这一车皮都是榉木啊,我运货十几年了,没有迟到过,都是老主顾了,我的衣食父母啊!还有医药费,都是我垫的,只怕是要不回来了。——也不知道那个人怎样了,他可不要不行呀!”

    城区一个普通人家。一家三口一边吃晚饭,一边看新闻。报道车祸的消息使男主人嚷起来:“光新路?对,这场车祸我撞见的!天很黑,风又大,不过还有几盏路灯没坏,我看得一清二楚,那个人被撞得直飞出去!吓人啊!那个人自己也是,明明有车还要穿马路,等一两分钟有什么要紧?那人好像喝醉了,走路摇摇晃晃的,那时我就在他对过,看清楚了,好像醉得不行了。要不然,怎么自己往车子上撞?撞得飞起来,还好,旁边是草坪,摔在上面,否则肯定当场死亡。宝宝,听爸爸的话,以后不要乱穿马路,晓得吗?不过想起来,那辆卡车也开得像飞一样!什么?老婆啊,你问我为什么不去帮忙,去报警?我有毛病啊!又不是我撞的,我去帮忙?弄不好全算在我头上,我还跑得不够快呢!”

    “你不是说昨天去苏州公干吗?深更半夜跑到光新路去干啥?”女主人阴冷冷的问。

    “……”男主人不吭声了。

    经医院化验,被撞的人血液中含有大量酒精。

    二十天后,被撞人脱离危险。一条腿折了,鼻子歪了,脑震荡后遗症。

    记者采访时,他有些口齿不清:

    “没错,那天我是喝醉了。我是厂里派到别的厂讨债去的。现在这年头,欠债的是老子,讨债的是孙子!我讨了十几天了,那些人雷打不动。我真弄不懂,他们厂里效益那么好,区区二十万,怎么就不肯还?我也难啊,厂长说了,这次讨不到,下月我下岗!孩子要上大学,我怎么能下岗?那帮家伙要我请客吃饭,后来又说喝一杯一万元。我其实不会喝酒,没办法,硬着头皮,喝破胃也得上。后来就醉了,在酒店里躺了会儿往家赶,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碰上卡车了!……我也后悔喝这么多酒……现在不要说上岗,怕是站也站不起来了!唉,孩子读书怎么办?我……”

    【习作简评】

    本文独特的构思让人拍案叫绝:回忆这件事的三个人,分别是一场车祸中的司机、受害者、目击者,回忆的方式采取听司机的录音、普通人家电视旁的议论、被撞人脱离危险后接受记者采访,回忆的角度、回忆者的心态、人物的个性各不相同,文章生动风趣,魅力无穷。加之对社会生活的准确揭示,透露出鲜明的时代气息,使内容有了深度,的确是一篇上乘之作。

    (原载《语文报》,荐评:特级教师李春华)

    时间:2018-09-26  热度:36℃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