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称为“恩师”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学习之路,道阻且长,遇到的老师很多,能够称之为恩师的却是寥寥。由此可见,“恩师”是有条件的,也正因为此,我们从内心深处渴望,每一个学生都能遇见恩师,感念恩师。因为所谓“恩师”,已经不仅仅是文化的传承、知识的传授和经验的传递,更重要的在于其对教育真谛的深入理解和完美诠释,在于其独特的个人魅力和感召力。所谓“恩师”,一定能够满足学生的期待,激发他们对生活以及学习的热情和热爱,甚至直接影响学生的成长轨迹和对未来的选择。那么,什么样的老师才能被称为“恩师”,或者说,被称为“恩师”需要具备哪些条件呢?

    恩师的条件A 做一位有能力满足期待的老师!

    对老师的期待,不分成人、孩子,居第一位的,是“能通过授课激发孩子的兴趣、引发(对事物的)关注”;居第二位的,是“恰到好处地评价孩子,推动其成长”。

    您不可轻视小孩子的情感!

    他给您一块糖吃,是有汽车大王捐助一万万元的慷慨。他做了一个纸鸢飞不上去,是有齐柏林飞船造不成功一样的踌躇。他失手打破了一个泥娃娃,是有一个寡妇死了独生子那么悲哀。他没有打着他所讨厌的人,便好像是罗斯福讨不着机会带兵去打德国一般的怄气。他受了你盛怒下的鞭挞,连在梦里也觉得有法国革命模样的恐怖。他写字想得双圈没有得着,仿佛是候选总统落了选一样的失意。他想您抱他一会儿而您偏去抱了别的孩子,好比是一个爱人被人夺了去一般的伤心。

    人人都说小孩小,

    谁知人小心不小。

    你若小看小孩子,

    便比小孩还要小!

    未来的先生们,忘了你们的年纪,变个十足的小孩子,加入到小孩子的队伍里去吧!你若变成小孩子,便有惊人的奇迹出现:师生立刻成为朋友,学校立刻成为乐园,您立刻觉得是和小孩子一般儿大,一块儿玩,一处儿做工,谁也不觉得您是先生,您便成了真正的先生。您立刻会发现小孩子的能力大得很;他能做许多您不能做的事,也能做许多您以为他不能做的事。等到您重新生为一个小孩子,您会发现别的小孩子是和从前所想的小孩子不同了。

    节选自《陶行知教育名篇》

    恩师的条件B 不辞劳苦、有创意、有个性、有笑声、有味道、肯钻研、会跑题!

    要自己制作一本教材说说容易,但真要实施就得付出相当的劳力。

    一旦决定要用手制教材,就必须提前进行充分、缜密的准备。而为让学生用起来有趣,也需要创意和个性。

    身为教师,到底该教给学生们什么,又该如何教呢?现在,至少截至高中阶段的教育,每一位教师再没必要为此烦恼,因为,一个现成的系统业已打造完成。有文部科学省制定的教学大纲,有审定教材,还有教学指导用书,只要据此上课就能有个上课的样子了。

    但若教师自行放弃了既定教材又会是怎样一番景象呢?从做出这一决定的那一瞬间,教师就要只身为此承担起所有的责任。当然没有指导用书,也没有教学标准。这就像突然由轻松的郊游改为要登顶珠穆朗玛峰。而桥本先生的《〈银汤匙〉研究笔记》,就是先生把小说《银汤匙》做成教材这一苦斗过程的载体!

    既然是国语教材,无论如何都要让学生准确把握文章的内容,也得让学生理解语言的运用、修辞及表达。此外,为了让学生熟练掌握语言,还得让他们写写短文、学习文章的表现手法,等等。因此,研究笔记中分别为各章设置了“内容整理”“词句意思”“需要注意的词句”“短文练习”“鉴赏”等栏目,需要学生自己填写。这样一来,就能成为一本极富传统意味的国语教材了。但在这本自制教材之中,又处处闪耀着先生所特有的创意及个性之光。

    《银汤匙》共计75章,前篇53章、后篇22章,各章均没有标题。先生最先留意到的就是这一点。他将此视为大好事,干脆就让学生自己为各章拟订标题,于是就在《〈银汤匙〉研究笔记》的首页预留了自拟标题的空间,并分上下两段,上段为“自己设想的标题”,下段为“学校确定的标题”。

    但没有标准答案,“学校确定的标题”也不是唯一的正解,重要的是让学生在拟订标题的过程中学会思考,并了解其他同学的想法。

    我用过的那本《〈银汤匙〉研究笔记》中也记录着“自己设想的标题”和“学校确定的标题”。两相对比,自己当时的所思所想及前后变化似又在脑际浮现了出来。

    学生才读初一,太麻烦的事必须避开,做起来要开心有趣。

    (《五十年竟成往昔·与滩校同行的半个世纪》)

    先生用这句话明确了自己的用意,而一看到自己所起的标题,说我全然落入了先生的“圈套”也不为过。当然,任意妄为地给别人写的文章加标题也确实是有趣。对于公认的名著,通常情况下只会被动地去吸收,而若为之添加标题,情形就大不相同了。虽有点冒昧和不自量力,却由此能动地进入了名著的世界之中。并且,以一名编辑的良好感觉给各章加上标题,就像亲身参与了该书的编辑制作一样,很有意思。

    不只如此,因为没有正确答案,自己所加的标题也让这本《银汤匙》变身为自己独有的《银汤匙》了。它不再是毕恭毕敬供奉有加的“名著”,而成了被亲近感取代的自己的“作品”了。要是中勘助先生知道,有一章的标题竟是“爱能忍得住吗”,或许会斥责我亵渎他的作品,但这也正是小孩子的可爱之处吧。

    节选自《全世界都想上的课——传奇教师桥本武的奇迹教室》

    恩师的条件C 做一名永远的挑战者!

    想法新于常人,不纠缠于琐事,永怀好奇之心,不断拓展自我世界的精神。

    记得我刚拿到歌唱表演的学士和硕士学位的时候,就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要去教书?”这是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当时正处在动乱不安的20世纪60年代,念书时我半工半读,非常辛苦地应付学业。除此之外,我还学习了旧金山州立大学的课程。我觉得精疲力竭,对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感。当时我只希望赶快完成学业,结束这段饱受折磨的辛苦求学过程。

    我原本希望当一名歌剧演员,但就在我要毕业时,一位教授在走廊上叫住我,告诉我本地一所学校急需一名音乐老师。在此之前,我一直不愿意从事父母的职业——虽然我父亲深信我生来就注定要当老师。但是当教授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我却想这也许是个很好的暂时栖身之地吧!

    接下来几个月,我开始学习当老师。每天往返于三所学校之间,草拟教学计划,还得照顾自己的生活。渐渐地,学生对我那种无条件的爱,深入了我的灵魂,使我把音乐学校所有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看着每一张可爱的脸孔,我觉得他们能了解我的内心世界。不像音乐学校的老师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我觉得这些学生能够感受到我对他们的爱。我的学生认为我是世界上最棒的音乐老师!他们看到我的车时,便一路跟着我到学校,这实在太令我惊讶了。他们完全接受我的指导,对于刚从事教职的年轻老师来说,这是非常令人感动的。

    第一次返乡探亲时,我和父亲谈到此事。我父亲从事教职已有四十五年了,当时他是一所初级学院的教授。我告诉他,我被学生对我的爱和信任暖暖地包住了。他对我说:“很好!你应该对你的权力产生敬畏,你不可违背学生对你的信任,你绝不可相信你真的有如他们所想的那么伟大;你只是一个媒介,你对音乐和对学生的爱,将通过这个媒介使学生发展成懂得负责和充满爱的人。”

    我当时才知道,父亲原来是多么伟大的教师,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这种感受。这次谈话使我开始了解教学的真正内涵。也许我们是学生灵魂的守护者——虽然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我们可能不知道自己会对学生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但我们一定得扮演好灯塔的角色,指引他们迎向光明的未来。

    这些年来,我在不同的学校教过不同的学生:公立学校、私立学校、有钱人家的子弟和贫穷人家的小孩。我一直遵守父亲的教诲,并深切体认“我没有那么伟大”这句话。我只是造物主的媒介,指引学生通过这个媒介变成对社会有用的人。

    节选自《为什么我还在做老师——40个温暖心灵的真实故事》

    恩师的条件D 拥有自己的世界

    要做教师,先做一个有吸引力的成年人。活出自己的个性,活出丰富的色彩。

    4月的一个夜晚,帕夫雷什学校的校园里凉风送爽,苹果树上挂满了初绽的花朵。苏霍姆林斯基在校园里散步。忽然,他看到了女孩瓦里娅。瓦里娅是个性格活泼、十分爱笑的女孩。此刻,她正将列夫·托尔斯泰的《复活》紧紧贴在胸前,若有所思地向前走着。苏霍姆林斯基等待着她像往常一样跑过来,在他的身边快活地唧唧喳喳。可当瓦里娅忽然抬头看见苏霍姆林斯基的时候,她却神情紧张、害羞窘迫起来,她的目光变得深邃,微笑在眼睛里闪现……她把书抱得更紧,似乎有什么秘密生怕被人发觉似的。显然,女孩想要自己单独待一会儿。

    看到这一幕,苏霍姆林斯基的心高兴得跳了起来:“多好啊,瓦里娅,我觉察到了你由女孩子成长为姑娘的那一时刻……”

    在阅读苏霍姆林斯基的这些年里,我无数次地想象这个夜晚,沉醉在这些美好的场景中。苏霍姆林斯基作为一个优秀教师和班主任,十分关心学生的精神世界,他最担心的是自己不能觉察、理解和真正感觉到从幼儿变成少年的那一时刻——那一短暂的时期。所以,当他从瓦里娅的眼睛里看到那个时刻终于到来的时候,他心潮澎湃,为见证了一个孩子的成长而倍感喜悦……

    一棵小橡树生长在小路旁边,有人用脚踩过了它细嫩的幼枝。在苏霍姆林斯基的提示下,孩子们意识到,如果任由不管的话,这棵小橡树不可能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于是,他们一起拿来铲子,连根带土、小心翼翼地挖出了小橡树,把它移栽到一个安静宽敞的角落里。对孩子来说,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小橡树。苏霍姆林斯基认为,这是一种极其珍贵的思想。随着孩子们视野的扩大,这样的行动可以帮助孩子逐渐确立公民意识,用公民的眼光来观察世界。但是,假如一个人在童年时期没有什么对他来说是最珍贵的东西,那么这个人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

    我是那样热切地阅读这些温暖的故事,它们让我知道这世上曾有过这样的教师、这样的班主任。在这些故事中,我不仅看到了迷人的知识教学,更看到了活生生的“人”的存在。在苏霍姆林斯基宏大而完整的教育体系中,培养全面和谐发展的人是核心理念。因此,阅读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具体的教育方法与实施策略,更多的是对人的真切关怀和这些故事留给我们的深远启示。在他三十多年辉煌的教育生涯中,他始终和孩子们站在一起,把整个心灵都献给了孩子。

    是的,苏霍姆林斯基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教师,一位优秀的班主任。他的文字里浸满了爱,那些用文字记录的岁月里也浸满了爱。他常常用浸满了爱的目光去观察孩子们。对孩子透彻的理解与关爱,对教育全面的洞察与把握,对孩子所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满怀无限的悲悯与同情,使苏霍姆林斯基不仅当之无愧地成为世界教育史的一座灯塔,而且使他本身成为一个大写的人。

    节选自《跟苏霍姆林斯基学当班主任》

    恩师的条件E 不厌于绕远而行,让授课于20年后大放光芒!

    上班族一样的教师绝不做“无用之功”。但正是这些“无用之功”,最终化为终身流淌于学生体内的血液。教师的热情会化为一种能量,在学生们体内持续燃烧。

    我在做学生时,对老师渊博的知识、精彩的语言、生动的教学方法十分敬慕。读师范时,我也时常想到自己也应该当一名受学生欢迎的老师。教师要把学生带入宫殿,自己就必须首先要有丰富的知识和较强的能力。能当好一名小学教师,在师范学习阶段,基础就要打得全面、扎实。我在读师范时,除了学好功课外,还积极参加各项课外活动:当广播员,办黑板报,课后打乒乓球、荡秋千;我还曾是排球二级运动员;我认真学画画、练美术字、参加诗歌朗诵会;我和同学创作的舞蹈,在市里表演得过奖;我也很喜欢音乐,学指挥、练弹琴,夏天在小小的琴房里练琴,尽管蚊子叮,浑身汗水,却乐趣无穷,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乐声中了。这些课外活动,后来在我的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一毕业就教六年级,比学生大不了几岁,课外活动和女学生一起踢毽子、和男学生一起踢足球,使他们感到我不仅是他们的老师,也是他们的亲密朋友,师生关系就融洽了。我在语文教学中,探索情境教学法,运用音乐、图画、表演等手段把学生带入情境,收到良好的效果,这也得益于当年在师范读书时所打下的坚实基础。

    在当教师之后,我一直注意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当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如果只满足于能分析教材,是很不够的。我走上工作岗位后,坚持每天黎明即起,坐在校园的荷花池畔背唐诗、宋词,背郭沫若、艾青、普希金、海涅、泰戈尔等中外名家的诗篇,用优美的诗篇来陶冶自己的情操。摘抄的古今中外的优秀诗篇,有厚厚几本。晚上有计划地阅读鲁迅、茅盾等名家的著作以及莎士比亚、契诃夫、列夫·托尔斯泰、果戈理、车尔尼雪夫斯基等大师的作品,不仅充实了自己,而且提高了自己的文学水平和教学水平。工作后不久,我到南京去编教学参考书,也抓紧时间读书。那时我才20岁,晚上看书时间长了就要打瞌睡,我就伏在桌上打个盹儿,接着再看。有时星期天看书,连吃饭都忘了。我认为作为一名语文教师必须具有一定的文学修养,这是永无止境的追求。我常常用屈原的话来勉励自己:“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因此,我抓紧一切可以学习的机会学习。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名演员陈奇来南通演出,我听她朗读,那感人的语言,动人心弦的声调,打动了所有听众。我也不禁潸然泪下。我三次拜访她,向她请教,读课文给她听,请她提意见。教学艺术虽不同于舞台艺术,但是演员语言表达的基本功,却是值得小学语文教师学习的。

    节选自《潺潺清泉——李吉林教育随笔》

    恩师的条件F 要以坚定的信念和火一样的热情与学生碰撞!

    教育,是师生双方作为人的同类间的格斗。有大写的教师,才会有大写的学生。

    只有给教师适度自由成长的空间,才能生长出一个个学生喜欢、充满教育热情与特色的个性教师。

    乡村教师的成长其实有其独特的优势,这种优势表现在哪里?就是在农村可以用一种看似不太着调的方式工作和生活着,或者叫野长。这种看似不太着调的存在方式,让教师可以在工作初期,有比较放松的状态。一个教师在这样自由和放松的状态中,就能不受约束地实践自己的教育主张,就能有思考、实践和创新的空间,就能和孩子一样拥有一份童心般的“恶搞”,也不用担心会因此而招来批评。这些,恰恰是当今教师队伍建设缺少的元素之一。

    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好教育不是教育行政部门坐在办公室里开会讨论规划出来的,好学校不是教育行政官员管出来的,好教师不是办多少场教师培训会就能培训出来的。好教育、好学校、好教师是在独立、自由、民主、尊重、开放、包容的教育土壤与氛围中自主成长起来的。

    独立、自由、民主、开放、包容是教育最基本的理念!

    忙碌但是身心放松的工作状态能让一个教师保留很多自然的品质,身心放松的人才最有可能把工作做得有创意。回顾自己在农村的从教经历让我得到一个启发:当教师不能太刻板,有的时候还得很会“玩”,并且“玩”得富有儿童的味道。不但自己要会“玩”,还得会领着孩子们一起“玩”。智慧地“玩”出教育的魅力,这也是一个好教师必备的一种品质。

    有点儿“恶搞”精神的教师,往往是一个深受儿童喜欢,幽默、活泼、富有生活情趣的教师,他们更愿意和孩子们待在一起,他们没有太多框架的限制,更容易打破惯例创造性地开展教育教学工作。

    只有给教师适度自由成长的空间,才能生长出一个个学生喜欢、充满教育热情与特色的个性教师。

    当时我们那拨老师在农村,几乎没有人管,教师、学生、学校,基本都处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状态,也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如何成长,更多的时候靠的是自己摸索,完全地野长,思维不受约束,更多的教育判断来自儿童的表现和自己内心最直观而真实的感受。

    要把人规范起来其实不是很难,更难的是如何让每一个教师都喜欢孩子,充满教育创意与热情,都有自己独立的教育主张!

    节选自《另一种可能——一个特级教师的跨界生长》

    时间:2018-09-10  热度:842℃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