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掘“支架式”校本研究潜力,促进教师专业发展

    当一幢大楼的地基打好之后,在预建的大楼边上都会率先架起支架,专业术语称之为“脚手架”。它是建筑施工中必不可少的临时设施。比如砌筑砖墙,浇筑混凝土、墙面的抹灰、装饰和粉刷,结构构件的安装等,都需要在其近旁搭设脚手架,以便在其上进行施工操作、堆放施工用料和必要时的短距离水平运输等。

    脚手架虽然是随着工程进度而搭设的,等工程完毕就得拆除,但它对建筑施工速度、工作效率、工程质量以及工人的人身安全有着直接的影响。如果脚手架搭设不及时,势必会拖延工程进度;如果脚手架搭设不符合施工需要,工人操作就会不方便,质量也得不到保证,工效自然不高;如果脚手架搭设不牢固,不稳定,就容易造成施工中的伤亡事故。因此,对脚手架的选型、构造、搭设质量等决不可疏忽大意、轻率处理。

    教师的教学以及校本研究也是一样,没有一个稳固的支架是不行的。

    湖北省黄石市武汉路小学是一所办学水平一流的示范学校。学校倡导“为每一位学生创造值得终身回味的优质小学教育”的办学理念,坚持以人为本,育人优先,营造出了丰富多彩、具有鲜明特色的浓郁学校文化。学校坚持走“科研兴校、科研兴教”之路,以校本研究为平台,促进了教师专业化发展。

    2004年底,柯愈林校长赴中央党校学习归来,感悟颇多。他深切感受到要保持学校可持续发展,首要任务是“在学校构建一个学习型的组织,促进教师的专业化成长”。他率先在学校教师大会上作了《打造学习型组织,创建学习型学校》的动员报告,并召开教研组会议、中层干部会议,共同商讨怎样落实这项任务。

    通过与省教科所叶平所长促膝谈心,柯校长决定把校本研究作为学校发展的突破口。

    2005年初,学校请叶所长来校作了《走向校本研究》的专题报告。“教育叙事、教育网志、教学案例”这些新理念给全校教师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洗脑。在省教科所的指导下,全校教师不仅接触到“WebQuest”的“支架”概念也为学校的校本研究行动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工作思路。

    在各级教育科研主管部门的指导下,武小抓住课堂教学这块主阵地,以课堂存在的突出问题和发展的实际需要为选题范围,以学校教师作为研究的主要力量,提供相应平台,并逐步形成了“初设扶梯——广泛叙事,自我反思;再建台阶——分类叙事,梳理问题;搭建支架——案例研究,解决问题”的武小“支架式”校本研究模式,让学校从“教学型校本研究”逐步进入“研究型校本研究”,从而引领教师专业发展,有力地推动了学校的课改实验。

    一、初设扶梯——广泛叙事,自我反思 

    为了让教师更好地反思教学,不再当“教书匠”, 武汉路小学采取了专家引路、自我尝试的措施。

    在叶所长作了支架式校本研究的讲座后,学校鼓励教师开始尝试写教育叙事,并将叙事研究纳入日常工作管理中:教师所写叙事的篇数与当月的教学工作量质化考核挂钩,同时还采取奖励积分激励机制。

    有了这样的机制,教师的热情是被调动起来了,但到底该如何写叙事,大部分教师还是一片茫然,有的把叙事写成了小论文,有的则是记流水帐。

    针对这种情况,2005年3月份学校又邀请了省教科所的姜瑛俐老师来校与教师进行互动交流。交流之后,教师们一下子豁然开朗了。一位年轻教师说:“‘教育叙事’就是讲述自己真实的教育故事,跟小朋友讲故事有些相似。”另一位教师说:“其实,把我们备课后的教学反思、教学随笔再写深入一点就是教育叙事。”

    随着《珍贵的雨点》《“0”是一个什么数》《贴近了看,就看到了可爱之处》等一篇篇生动的教育故事走进校园博客,登上校本研究网时,这些真实的教育故事便感染着全校教师的思绪,同时也影响着他们的生活。

    根据教师所写的内容,校本研究工作领导小组认为,要想把叙事研究做得更深入一些,必须配合“集体备课制度”和“研讨课制度”。对此,学校要求每周各教研组确定一到两名教师,在全组集体备课的前提下上研讨课。课后首先由执教者陈述教学设计,然后听课教师分别发表对这节课的看法,共同研究、评论这节课的整体情况,分析其优缺点,最后,由执教者写出教育叙事报告。

    随后,学校便按照“教学设计——执教——倾听评论——反思——撰写教育叙事——再反思——修订自己的教学策略”这样的过程,在各教研组开展了教育叙事研究。

    在这样的背景下,《生活化的数学》《走进艺术课堂》《不一样的英语课》《春雨后的彩虹》《好一朵美丽的栀子花》等精彩的教育教学叙事,记叙了学校丰富多彩的课堂,也体现了教师扎实有效的教研活动。

    在做了一段时间的叙事研究以后,教科处又向每位教师发放了《关于叙事研究情况的调查问卷》,要求教师对学校的叙事研究提出一些独特的看法和建议。同时,学校还发挥青年教师的积极性,成立教师沙龙,让他们在沙龙中无拘无束地谈论自己在课堂教学中所遇到的问题。

    正是在谈论过程中,教师们发现了一个研究者深入反思日常教学时所产生的许许多多的困惑,例如,新课程中教师应该采取怎样的教学方式?教学叙事与课题研究脱节,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怎样转变学生的学习方式?等等。这些问题也让学校看到,必须深入、扎实地开展支架式校本研究,才能促使刚步入讲台的教师向经验型教师转变。

    二、再建台阶——分类叙事,梳理问题 

    教育叙事研究不仅拓宽了教师进行新课改的思路,同时还提升了教师进行校本研究的能力,但随之也发现了一系列的问题:部分教师各自为政地广泛叙事,没有一定的系统性,遇到什么新奇就写什么,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有的教师的教育叙事显得十分松散,缺乏一定的连贯性和持续发展性。这些问题无疑不利于教师自身知识的积累和管理,对于整个支架式校本研究也产生了消极的影响。

    后来通过课题领导小组的反复讨论,决定将教师的叙事归为四大类,即“精彩回顾、弥补追述、教育摘录、教学随想”,并要求教师在叙事时要结合课堂教学中的主要问题进行系列的叙事研究。当教师按照这种分类叙事的方法,又都能写出一篇篇系统完整而生动的叙事时,叙事研究又重新显示出它独特的生命活力。

    当学校“校本研究课题中心组”将前期搜集到的全校的课堂教学叙事的问题进行梳理归类时,发现有“教学方式的研究”“教学环节的研究”“课堂教学策略的研究”“学生学习方式的研究”“教材的研究”等几大类研究方向。那么,到底什么样的问题才是武汉路小学校本研究的中心,便成了课题中心组成员需要深思的问题。

    经过研究,课题组又将这几大类问题发放到各教研组,让教研组最终确定最需要研究的问题。根据各教研组反馈的问题,学校课题中心组再次召开教师沙龙活动,全体成员潜心研讨学校教育现状,蹲下身子观察学生的优点、缺点,并通过对学校和学生教育现状的准确分析,最后决定以“新课程标准下的学生学习方式的研究”为“十一五”课题进行支架式校本研究。

    围绕这个课题,在上级主管部门的指导和支持下,学校召开了面向全市的教育科研论坛活动,向与会教师阐述了本校选择与确立该课题的过程。同时,学校还制定了案例分析校本研究活动计划,决定以一线教师的典型课例为载体,从学生学习方式的角度进行课堂观察、分析、反思与改进。

    三、搭建支架——案例研究,解决问题 

    从课堂教学着手广泛写叙事到认真进行系列的叙事研究,武小教师的教学教研能力在支架式校本研究中不断提高。此时的教师们又在思考,该怎样将课题与课改课堂紧密联系起来,更有效地提高课堂教学效率,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

    通过向省里的专家咨询以及与教师之间多次探讨,武小决定深入教学一线,围绕课堂中出现的共性问题,拟定主题,进行案例研究,进一步引导教师学会结合课题去研究课堂。

    常丹老师是先行者,她利用学校自制的教学主题资源网站,结合自己的课题《网络环境下的作文教学研究》,上了一节《心随蝶舞》课。课题中心组成员让一批有经验的教师听了常老师的这堂课。

    课后,常老师与听课教师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对话。她对听课教师讲述了教学思路,并提出了自己对这节课的困惑:网络教学如何吸引学生的注意力?网络环境中教师如何指导学生分工合作?教师网络探究中收和放的尺度如何把握?

    这些问题也是其他教师在平时教学中经常遇到的,大家就这节课谈了许多看法和建议。他们一致认为,由于这节课常老师在探究问题的设置上没有充分估计学生的知识结构和兴趣所在,以成人化的研究代替了学生的思维,把学生一个个富有童趣童真的问题归纳梳理成缺少儿童语言、内容涵盖过大的四大看似“科学”的问题,丢掉了学生最初的探究欲望,从而导致学生的兴趣减少,小组分工合作也流于形式。

    在听取了中心组的建议后,在第二次活动中常老师改变了教学策略,设置了一个产品支架,让学生写关于蝴蝶的文学作品,发表在博客上,争当“博客王”。同时,学校课题中心组也随之忙碌起来,与常老师一再探讨,并在湖北省访问学者汤莹滨老师的指导下,根据相关理论和案例主题设计了课堂分析工具:《武小“学生合作探究”问题提出研究观察表》《武小“学生合作探究”研究课堂观察学生跟踪调查表》《武小关于小组分工合作研究教师策略研究观察表》《学校在课堂探究性活动中学生学习的调查问卷》等等。课题组将这些表格发给其他教师,引导他们用一种全新的研究方式走进课堂看课——看教师的教学行为,看学生的学习方式。

    这次,常老师将探究蝴蝶的过程融入到文学作品的创作中,同时用争当“博客王”这一新颖竞争内容,激发学生的探究欲望,小组分工合作顺利进行,最终成功地完成了探究任务。

    之后,中心组围绕案例主题又组织了第二次“话题式”研讨活动,并提出一定要求:根据手中的观察表作好充分准备,大胆表达看法;强调平等参与,相互仔细倾听;鼓励再反思和再讨论;鼓励发表对立性、冲突性意见。

    在各种思想的不断碰撞中,常老师的《网络主题探究中小组分工合作学习的研究》案例雏形研制出来了。在不断的研讨活动中,其他教师也逐渐清楚了基于自身需要而开展的校本研究,需要以一种积极的心态迎接挑战;要指导学生开展研究,教师必须首先要以“研究者”的身份去观察课堂、研究课堂。于是,丁一之老师在网上发表了《我听“心随蝶舞”》,与其他老师进行交流;曾晓华老师带领一帮数学老师也研制出了《面积和面积单位》的课例与其他老师们进行探讨。 

    武小这种“支架式”校本研究为教师搭建了一系列支架,让教师在校本研究这个平台上迅速成长起来了,同时武小的校本研究也一步一个脚印地扎实地走了过来。

    四、校本研究的延伸——支架式教学 

    上海市三林中学在支架式校本研究中延伸出了一种新的教学模式——支架式教学。

    作为一种新的教学模式,它源自于前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的社会建构主义理论和他的最近发展区理论,基于学生的最近发展区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支持。在支架式教学中,教师提供支架和支持以帮助学生主动发展,而这些支架主要利用学生已有的知识来内化新的知识。

    它的定义为:支架式教学应当为学习者建构对知识的理解提供一种概念框架。这种框架中的概念是为发展学习者对问题的进一步理解所需要的,为此,事先要把复杂的学习任务加以分解,以便于把学习者的理解逐步引向深入。

    《研究平面镜成像特点》的实验是初中物理光学部分的重点内容。其目的在于研究像与物的大小、位置关系。它不仅在科技、生产、生活中有着广泛的应用,更对学生的猜想、器材选择、观察、实验操作等能力的培养及提高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三林中学的董安祺老师便是推行支架式教学的代表。在实际教学过程中,董老师采用了为学生提供合适的实验支架,引导学生进行实验器材的选择以及实验设计与操作的教学模式,增强了教学效果。

    在教学准备阶段,董老师对全体学生作了一定的水平分析:初二学生对光的一些现象有一定的了解,虽然在上《平面镜成像》之前已经学习了光的直线传播和光的反射定律,但学生知道的光的知识还是有限的;学生对平面镜较为熟悉,也了解一些它所成像特点,但有些因为视觉的关系,所以有些认识是错误的,造成了平面镜成的像是与物体等大的虚像成为教学中的一个难点;初二学生初步具有分析实验现象得出结论的能力,也有一定的问题意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同时,董老师还对学生在学习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困难分析并提供解决困难的支架:

    困难1:

    虚像位置的确定和器材的选择。为了培养发散学生思维,器材提供应尽可能多样性,通过对器材的选择,让学生体会实验的乐趣和技巧,避免纸上谈实验。由于对平面镜非常熟悉,学生不易想到用玻璃板做实验,以确定像的位置。

    支架1:问题引导。

    董老师问:“今天的研究对象是什么?”

    学生答:“是平面镜所成的像。”

    “那么像的位置在哪里呢?”

    学生答:“在平面镜后面。”

    “怎么记录像的位置呢?”

    学生答:“在平面镜后面用另一个物体与像重合,记录下位置。”

    “那么,用哪些器材能做到这些事情呢?”

    学生答:“可采用平板玻璃。” 

    困难2:

    设计实验步骤较难,可能会出现没思路、思路乱、思路不全面等情况。

    支架2:

    学生讨论、交流,老师小结归纳。 

    困难3:

    学生可能会忘了研究镜面与物像连线的问题。

    支架3:

    提醒学生观察三者的空间关系。 

    困难4:实验过程中学生可能丢三落四,记录的数据或者作图痕迹不够完整,可能造成平面镜成像特点不够完整,或结论不具有很强的说服力。

    支架4:

    实验过程中对于学生操作的注意事项要给予一些建议或提醒。 

    困难5:

    学生很难意识到平面镜成的是虚像。

    支架5:

    通过与小孔成像所成的像进行对比,找到区别,结合实验时在玻璃板后面用纸屏接不着像的事实,同时应用多媒体课件通过介绍平面镜成像原理,从而突破学生在建立虚像概念时的难度。 

    通过这样的实验课,学生的探究能力和实验操作能力都得到了提高,整个实验过程中学习积极性也被充分调动起来,学习都处于亢奋状态。这说明了支架式教学对知识意义建构的保持更有效。

    作为支架式校本研究的一种形式,支架式教学给董老师也带来了很大的收获,在说课、备课、试讲、改进、再试讲、再改进的反复改进过程中,无论在课堂设计方面,还是在语言组织的细节上,组内教师和专家都毫无保留地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和建议,为他的成长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首先,在教育教学理论上,董老师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在支架理论方面,董老师原以为开放式教学就可以让学生大胆猜想,大胆操作,但最后实践发现有一些教学环节,如果直接让学生去做、去想,学生往往愣在那里,不知所措。而当教师设置了某个支架后,学生便会更容易找到答案或方法。例如,玻璃板和平面镜的选择方面,就需要从像位置的确定上来体现使用玻璃板的好处。

    通过实践,董老师终于深刻体会到设立支架的前提是教师要充分了解学生,了解他们可能遇到的困难,这样设立的支架才更有效,能够体现出教案中任务分析的重要性。

    其次,在课堂教学中学会了利用学生这一教学资源。董老师认为在不同的课堂中,不同学生对教师提出的同一个问题都会有不同的想法和答案,不能生硬地让学生一定按着自己的思路走,相反,只有利用了学生在课堂上生成的教学资源,才能使课变得更自然,学生也易于接受,还能激发他们的学习热情和动力。同时董老师也清楚了在解决实际问题中的学习要比教师单纯教授知识要更有效,学生思维的训练也变得更深刻。此时学生得到的不仅是知识,还包括解决问题的能力和独立思考的技能等。

    第三,在支架式教学中,董老师意识到几个重要的环节:分析学生的学习能力及学习任务;为学生完成学习任务提供合适的教学支架,例如学生已有的知识、课件、影视素材、实验步骤的调整与修改等;鼓励学生利用支架主动探究与学习。 

    平面镜成像这堂课是一节实验课,也是学生的第一次完整的探究实验。有的教师在实验课教学上,为了使课堂顺畅、有序、高效,往往将实验器材、实验步骤包括实验表格一股脑儿都给学生讲清楚,学生只要一步步按要求操作便可以了。这样一来,时间虽然节省了,但学生的探究能力、实验能力都没有得到锻炼,教师的教学艺术也没有得到升华,教学目的也没有达成。

    通过挖掘知识内涵,董老师为学生提供合适的教学支架:充分利用学生之间的活动与讨论;合理运用师生之间的互动;相信学生根据学习经验主动学习的能力等,让学生成为课堂的主人,并不断缩短自己原有水平与学习目标之间的距离,最终完成对所学知识的意义建构。

    五、“支架式”校本研究的巩固与完善

    校本研究的主要内容最终还是要落实在学生身上,它的内容设计要根据一定的教学策略,在学生最近发展区内设计合适的“支架”。“支架”的作用主要在于通过为学生事先做好某些准备工作,帮助他们超越已经具备的能力水平,实现新的突破。 

    1.设立接收支架

    当学生从各种资源里收集必要的信息时,需要使用一种“接收支架”,用来导引学习者关注重要的东西,帮助学习者组织和记录他们认识到的东西。接收支架的实例如:观察指导、会晤技巧、在线术语表和字典等。 

    2.设立转换支架

    当学生阅读他们所获取的信息后,反思并发现它们的意义时,需要一种“转换支架”,帮助学生将他们接受到的信息转化为某种其他的形式。转换支架将帮助学生认识信息中隐含的“内在结构”,而接受支架仅帮助学生发现已经包含在信息中的“表象结构”。转换支架的实例如:集合图、特征表、过程指导书等。 

    3.设立产品支架

    当学生准备“制造”某项作品,或者表达他们学习的结果时,需要一种“产品支架”,可以将“写作模版、写作提示引导、多媒体素材和组件”等作为帮助学生把学习结果输出的产品支架,通过替他们完成部分工作,让学生有可能超越以前已经具备的能力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期望他们能够内化这些已经提供的内容,直到能够自主地完成这些任务。 

    当教师掌握了这三个特定点后,无论是对学生还是对教师本人而言,都是一大笔财富。不仅让学生的学习变得有效,更为重要的是从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教师的专业水平,促进了教师的发展。

    支架式校本研究作为一种新颖的模式,各类学校也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从学校教育科研管理层上去构想,给予教师各种“支架”,促使他们走向经验型教师,并迅速向研究型教师转变,以便他们更好地开展课题研究,为学校往更高层次上发展推波助澜。

    (本文节选自上海市特级教师李春华专著名校校本研究创新力》,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时间:2018-06-27  热度:138℃  分类:教学研究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