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咬文嚼字》:2011-2017年度十大语文差错汇总

    《咬文嚼字》公布2017年度十大语文差错

        素有“语林啄木鸟”之称的《咬文嚼字》杂志社今天在沪公布2017年度十大语文差错。这十大语文差错包括:

        一、电视中的人名误读:老舍的“舍”误读为 shè。央视 2017年 2 月开播的《朗读者》节目中,濮存昕和董卿强调老舍的“舍”应该读作shè,在观众中产生很大的影响。其实这是缺乏依据的,正确的读法是sh。老舍原名舒庆春,字舍予,笔名老舍。舍予是舍我、无我的意思,“舍”即舍弃,应读第三声。老舍的“舍”和舍予的“舍”同音。根据亲友回忆,老舍生前自己也读 sh。

        二、今年“双十一”马云推出了一部功夫影片,其主题曲 《风清扬》 将“青(艹频)之末”的“(艹频)”误成了“萍”。“青(艹频)之末”出自宋玉 《风赋》:“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艹频)之末。”青(艹频),是一种草本植物,其茎横卧在浅水的泥中,叶柄伸出水面,只要水面有风,青(艹频)就像测风仪一样轻轻摇动,后世以“青(艹频)之末”比喻事物处于萌芽状态。而“萍”则指水生植物浮萍,其叶片贴在水面上,不会随风而起。所以,“风起于青萍之末”是不合常理的。

        三、热播电视剧中的读音错误:“参商”的“参”误读为 cn2017 年热播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有句台词“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剧中人将“参”读成了 cn,正确的读法是 shn。“参”“商”指的是参星和商星,均是二十八宿之一。参星在西,商星在东,二星此出彼没,不会同时在天空中出现。人们常用“参商”比喻亲友分离后不得再见。“参”读 cn 时有加入、参加、参考等义,与上述台词无关。

        四、“虐童”事件报道中的用词错误:“非营利”误为“非盈利”。2017年11月,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引爆媒体,社会为之震惊。有媒体在报道中提到有关涉事单位时称之为“非盈利组织”,正确表述应是“非营利组织”。

        五、灾害报道中的概念混淆:“飓风”误为“台风”。2017 年 8月哈维飓风登陆美国,给当地带来了巨大自然灾害。不少媒体在报道此事件时把“哈维”误称为“台风”。何为“飓风”何为“台风”,气象学上是按地理位置进行区别的:发生在大西洋、墨西哥湾、加勒比海和北太平洋东部的称“飓风”;发生在北太平洋西部和南海的称“台风”。被命名为“哈维”的热带气旋产生于大西洋,显然是飓风而不是台风。

        六、社会新闻报道中的法律词语误用:“起诉状”误为“起诉书”。王宝强离婚事件,因法院公布了新的相关调查结果2017 年再次引起热议。有媒体在报道相关新闻时把王宝强当时递交法院起诉离婚的“起诉状”误成“起诉书”。“起诉状”是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为了向人民法院起诉而递交的法律文书。“起诉书”则是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定程序,代表国家向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提起公诉的法律文书,又称“公诉书”。“起诉状”和“起诉书”的发起人有别,属两种不同的法律文书。

        七、影视演职员表中的词语误用:“领衔主演”。影视剧演职员表中,多有“领衔主演”一项,一般都是多人并列。这是不合“领衔”一词的本义的。所谓“领衔”,是指在共同署名的文件中,排名在第一位的人。后来也指在艺术表演者的名单中,排名在第一位的演员。不管用于什么场合,“领衔”只能是一个人,不能是一群人。

        八、不得体的礼貌用语:“敬请期待”。社会礼貌用语中,“敬请期待”呈流行趋势。商店即将开张,商家总会挂出横幅:“开业在即,敬请期待。”电视剧即将播出,电视台也会推出预告:“开播在即,敬请期待。”谦恭的“敬请”和自负的“期待”,形成了一种奇怪的组合。所谓“期待”,是充满期望的等待,这是一种主观感情的显示;强行要别人“期待”,至少是有背于传统礼仪的。正确的用法是“敬请赐候”。

        九、社会管理报道中用词错误:“城乡接合部”误为“城乡结合部”。“接合”是连接在一起的意思;“结合”则是人和事物间发生了密切联系,凝结为一个整体。“城乡接合部”是指城市与农村之间的过渡地带,这些区域在区划管理上往往比较复杂,通常兼具了城市和农村的土地利用性质。鉴于“城”和“乡”只是地理上的邻接关系,不是组织上的结合关系,是不宜写成“城乡结合部”的。

        十、商业广告中的用词错误:“一诺千金”误为“一言九鼎”。装潢公司在电视上承诺十九天完成家装工程,拖一天罚一千元;又在报纸上连续刊登巨幅广告,主题词是“一言九鼎十九天”。类似差错也见于其他商业宣传,如“当天发货,一言九鼎”。这些“一言九鼎”都应改作“一诺千金”。“一言九鼎”的意思是一句话的分量像九鼎那样重,形容所说的话分量重、威力大。商家用“一诺千金”意在表示信守承诺,用“一言九鼎”则成了自我吹嘘。

    《咬文嚼字》发布 2016年十大语文差错

      著名语文期刊《咬文嚼字》21日揭晓2016年度十大语文差错,“载(zi)人飞行”“一揽子货币”等入选。这一年国际国内风云激荡,不少语文差错源自国际政治经济科技大事。

      这十大语文差错分别是:

      一、航天新闻报道中的读音错误:“载人飞行”的“载”误读为zi2016年11月18日,神舟十一号飞船在完成一系列载人飞行任务后,顺利返航着陆。总飞行时间长达33天,是迄今为止我国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载人飞行。

      一些广播电视媒体的播音员把“载人飞行”的“载”读作了zi。“载”是多音字,读zài时,意思是装乘、携带;读zi,意思是记载、刊登。“载人飞行”指用飞行器承载人的飞行,应读作zài。

      二、经济新闻报道中的用词错误:“一篮子货币”误为“一揽子货币”。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简称SDR)的一篮子货币。不少媒体在报道这则新闻时,将“一篮子货币”说成了“一揽子货币”。

      货币篮子(Currency basket)或称一篮子货币,是一个经济学术语,指设定汇率时作为参考而选择一组外币,由多种货币按不同的比重构成货币组合。而“一揽子”则指对各种事物不加选择地包揽在一起,如一揽子计划、一揽子交易等等。“一篮子货币”中的货币需要精心选择,不能“一揽子”放进来。

      三、美国总统大选报道中的量词混淆:“任”误为“届”。2016年11月,唐纳德·特朗普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获胜,然而新闻媒体的报道却混乱不堪。有媒体说他当选美国第45届总统,也有媒体祝贺他当选美国第58届总统。事实上,部分媒体混淆了量词“任”和“届”。

      美国实行总统制,每四年举行一次总统选举,总统任满4年为一届。如果总统在任期内因故由其他人接替,接替者仍被视为同一届总统。如果同一人在不连续的数届总统选举中当选,每当选一次就算一任。

      简而言之,“届”是由选举决定的,一次选举即产生一届总统;“任”是由总统的更换来定义的,每更换一次即产生一任总统。据美国历史,特朗普当选的是第58届美国总统,也是第45任美国总统。

      四、英国脱欧公投报道中的概念错误:“脱离欧盟”误为“脱离欧洲”。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其结果是英国“脱欧”。有些媒体在报道这次事件时,把“脱欧”解释为“脱离欧洲”。这属于明显的概念错误。其实,英国脱离的不是欧洲,而是欧盟。

      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简称欧盟,是一个推行欧洲经济和政治一体化的组织,其前身是欧洲共同体。英国在1973年加入欧洲共同体,1991年签署《欧洲联盟条约》。脱欧派在公投中胜出,英国脱离欧盟将成为事实。而欧洲是一个地理概念,英国处在其中,不可能根据投票选择脱离这个地方。

      五、韩国“亲信门”事件报道中的词形错误:“手足无措”误为“举足无措”。2016年10月中旬,韩国总统朴槿惠被曝出亲信干政丑闻,不少新闻媒体在报道此事时,用“举足无措”来形容朴槿惠执政团队的慌张和混乱。

      汉语中没有“举足无措”,只有“手足无措”。手足无措,即手和脚都没地方安放,比喻不知所从、举止慌乱。之所以会出现“举足无措”这样的误用,可能是和“举足轻重”一词发生了混搭。

      六、娱乐新闻报道中的用字错误:“凭借”误作“凭藉”。2016年11月26日,冯小刚以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获“金马奖”的最佳导演奖。在报道新闻时,很多媒体都说:“冯小刚凭藉《我不是潘金莲》夺大奖……”“凭藉”是不规范的,正确的写法是“凭借”。

      七、娱乐明星的用字错误:“令人髮指”误为“令人發指”。2016年8月31日,相声演员郭德纲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了所谓《德云社家谱》,全用繁体字书写。遗憾的是,出现了好几处错误,“令人髮指”误成“令人發指”就是一例。

      “发”既是“髮”(fà,毛发)的简化字,又是“發”(f,发展)的简化字。“令人发指”的意思是,让人头发都竖了起来,形容愤怒到了极点。其“发”指头发,应该使用繁体字“髮”。

      八、体育明星的词形错误:“作为”误为“做为”。2016年11月17日,林丹发微博就出轨一事向家人道歉。这条道歉微博说:“做为一个男人……”“做为”应是“作为”之误。

      “做”“作”两字在语用中常常纠缠难辨,有时甚至含混不清,但还是有一些基本的运用规律可循:表示抽象语义多用“作”,表示具体语义多用“做”。“作为”是介词,常用来介绍某种身份或某种性质。

      九、广告宣传中常见的用字错误:“绅士”误为“绅仕”。随着中产兴起,“绅士”一词大行其道,常现身广告中。香港明星黄宗泽今年当选了某时尚杂志评选的“新绅仕”,广告随处可见,但“绅仕”其实是“绅士”之误。

      “绅士”指有现代文明修养的男士,其“士”是对男子的美称,不能写作“仕”。“士”古代指未婚男子,也可做成年男子的通称,或做男子的美称;“仕”则作动词用,通常指做官。

      十、常见的食品名用字错误:“黏豆包”误为“粘豆包”。“黏豆包”是北方的一种传统点心,采用黄米、红豆等材料制作而成,触手很黏。店招、广告牌及食物包装袋上基本上误写成了“粘豆包”。

      “黏”是形容词,表示糨糊、胶水等具有的使物相连的性质;“粘”是动词,指依靠黏性把东西互相贴合。

      “黏”(nián)和“粘”(zhn)的误用有历史原因。1955年《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颁布实施,“黏”作为“粘”的异体字被废除,“粘”于是身兼二职,既表“粘”的意义也表“黏”的意义。但1988年公布《现代汉语通用字表》,又将“黏”恢复使用。

    《咬文嚼字》发布“2015年十大语文差错”

        据《咬文嚼字》执行主编黄安靖称,2015年的十大语文差错评选标准有三:典型性、新闻性和广泛性。

       一、诺贝尔奖报道中的用字错误:“生理学或医学奖”误为“生理学和医学奖”

    用表示并列关系的“和”连接,意思为需要在生理学和医学上同时取得建树才有获奖资格。而该奖项的英文名称,两个学科间用的连接词是表示选择关系的“or”,而非表示并列关系的“and”。

        二、“九三”阅兵式报道中的概念错误:“抗战胜利纪念日”误为“日本投降日”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在投降书上正式签字,中国抗日战争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2014年2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表决通过,确定每年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这和“日本投降日”是不同的概念。

        三、“抗战”纪念活动中的用字错误:“罄竹难书”误为“磬竹难书”

    “罄”本指(器皿)空,引申指用尽; 古人用竹简书写,“罄竹难书”意思是把竹子用完了也难以写完,形容事实多得不可胜数。而“磬”是古代一种打击乐器,形状像曲尺,用玉、石制成。

        四、APEC会议报道中的概念错误:“亚太经合组织成员”误为“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

    1991年11月,中国以主权国家身份,中国台北和香港(1997年7月1日起改为“中国香港”)以地区经济体名义,加入亚太经合组织。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现在共有21个正式成员,其中既有主权国家,也有地区经济体。“成员”和“成员国”不能混为一谈。

        五、“反腐倡廉”新闻报道中的文字错误:“严惩不贷”误为“严惩不怠”

    “贷”义为宽恕;“严惩不贷”指严厉惩罚,决不宽恕。“严惩”和“不贷”在逻辑上是前后呼应的。而“怠”本义为轻慢,引申指懒惰、松懈等。

        六、《通用规范汉字表》 公布后的常见用字错误:“勠力同心”误为“戮力同心”

    “勠”义为合、并;“勠力同心”意思是协同用力,团结一致。“勠”曾作为异体字被废止,其含义由“戮”字承担。但在《通用规范汉字表》中“勠”字已恢复使用,此后仍把“勠力同心”写成“戮力同心”,是不合规定的。

        七、名人报道中容易混淆的词:身价/身家

    名人财富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身价”旧时指卖身钱,现在多用来表示知名人士的出场费、劳务费、转会费等。计算马云的家产应用“身家”一词。“身家”本指自身和家庭,可引申指家庭资产。

        八、足球赛事报道中的概念错误:“发角球”误为“罚角球”

    在足球、篮球等球类比赛中,一方队员犯规时,由对方队员执行射门、投篮等处罚,此称“罚球”。守方队员把足球踢出底线,是正常的踢球行为,不构成犯规。“角球”不属“罚球”范围,所以是“发角球”而非“罚角球”。

        九、医学报道中的用词错误:“综合征”误为“综合症”

    2015年5月,韩国爆发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引起了世界关注,但许多中文媒体在报道中把“综合征”误成了“综合症”。征,意思是征象、表征;症,意思是疾病、病症。在表示具体的疾病时,用“症”;在表示疾病的症状时,用“征”。

        十、电影片名中的表达错误:《失孤》

    《失孤》是一部以“打拐”为题材的电影,由刘德华、井柏然、吴君如等主演。孤,指幼年丧父或父母双亡,也指年老无子的人。无论是父亲走失孩子,还是孩子被拐与父母分离,都不能称为“失孤”。

    《咬文嚼字》发布“2014年十大语文差错”

      2014年有哪些语文差错?《咬文嚼字》编辑部发布“十大语文差错”,“议案”、“提案”混淆;“入驻”误为“入住”;“通信”误为“通讯”;“折桂”误为“折桂冠”等常见的用字、用词错误上榜。

      一、“议案”“提案”混淆

      “两会”期间,部分媒体上常见政协委员提交议案、人大代表提交提案的说法。这混淆了“议案”和“提案”两个概念。“议案”是具有法定提案权的国家机关、会议常设或临时设立的机构和组织以及一定数量的个人,向权力机构提出审议并做出决定的议事原案。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议事规则》,人大代表提出的是“议案”。而“提案”是政协委员和参加政协的各党派、各人民团体以及政协各专门委员会,向政协全体会议或常务委员会提出的书面意见和建议。

      二、“入驻”误为“入住”

      中央巡视工作报道中,“入驻”被误用为“入住”。“住”泛指通常意义的居住,“驻”则特指为军事目的或执行公务而驻扎、留驻。中央巡视组进入某地或某单位,显然应用“入驻”,不用“入住”。

        三、“单独二孩”误为“单独二胎”

      我国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后,许多媒体提出“单独二胎”的说法,这是不准确的。“二孩”指两个孩子,“二胎”指两个胎次。如果生育出现双胞胎或多胞胎,就可能会导致对新政的误读。

      四、病态词语“国际间”

      今年11月 APEC会议在京召开,一些媒体上出现了“国际间”的说法。际,即彼此之间。“国际”是指国与国之间。再加上“间”,便成了叠床架屋。

      五、“通信”误为“通讯”

      在马航MH370失联事件中,许多媒体把“通信”误为“通讯”。“通信”特指用电波、光波等传送语言、文字、图像等信息。“通讯”是“通信”的旧称,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于2006年已审定公布“通信”为规范词形。“通讯”则专指一种新闻体裁。

      六、“拘留”误为“逮捕”

      今年8月,房祖名因涉毒事件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当时许多媒体称“房祖名被警方逮捕”。“拘留”和“逮捕”是两个不同的法律概念。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四条规定:“在拘留期限内,公安机关收集到足够的证据证明其犯罪事实,办理逮捕手续将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逮捕。”可见,“逮捕”是在“拘留”之后发生的事。

      七、阿拉伯数字和“几”连用

      今年下半年国际油价“跌跌不休”,媒体报道“国际油价跌至每桶70几美元”。“70几”应写成“七十几”。“几”是数词,表示二至九之间的不定的数目。《出版物上数字用法》 明确规定:含“几”的概数,应采用汉字数字。如:几千、一百几十。

      八、“碑文”误为“墓志铭”

      在追忆逝者生前事迹时,常引用墓碑上的一些文字,媒体报道时常将之称为“墓志铭”。墓志铭刻在石上,埋在墓内。在墓地上不可能看到。碑文是刻在墓碑上的文字,内容为死者的姓名、生卒年月以及子孙姓名等,有时也刻有死者的生平事迹。

      九、“松树”误为“鬆树”

      影视作品中常需要用繁体字。多部影视作品中,“松树”误为“ 树”。如年内热播的电视剧《红高粱》中,便有“三 寒 含露泣”的联语。“松”“ ”是两个不同的字。“松”即松树,本有其字。“ ”本义是头发乱蓬蓬的样子,引申出与“紧”相对的意思,进一步表示酥脆、放开、解开等义。简化字颁布实施后,“松”“ ”合并为“松”。但“松树”不能因此写成“ 树”。

      十、“折桂”误为“折桂冠”

      今年8月,香港小姐总决赛落幕,邵诗获得冠军,许多媒体称之为“折桂冠”。这是杂糅了“折桂”与“桂冠”两个不同的典故。古代把名列第一比喻成“桂林之一枝”,后世便用“折桂”指科举及第,现也指考试或竞赛取得优异成绩。而“桂冠”是用月桂树叶编制的帽子,古希腊人常授予杰出的诗人或竞技的优胜者。后也可指某种光荣的称号或者竞赛中的冠军。“桂冠”可以夺得、赢得,但不能说“折”。

    《咬文嚼字》发布“2013年十大语文差错”

        一、“鸡菌”误为“鸡枞菌”。

        2013年央视《中国汉字听写大会》总决赛冠军争夺战中,主考官李梓萌出题jcngjn,荧屏公布的答案为“鸡枞菌”。其实,正确的写法是“鸡菌”,“”应读“zng”。鸡菌,食用菌的一种,由于生长在泥土中,所以字从“土”。味美如鸡,俗称“鸡”。后来为表示生物类别写成了“鸡菌”。“枞”有两读。读“cng”,木名,冷杉;读“zng”,地名用字,安徽省有“枞阳县”。二者都与食用菌无关。

        二、“英国作家戈尔丁”误为“美国作家菲尔丁”。

        浙江省2013年高考作文题给出的材料里有一句名言:“世界正在失去伟大的孩提王国。一旦失去这一王国,那是真正的沉沦。”试题把说这句名言的“英国作家戈尔丁”错成了“美国作家菲尔丁”。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知悉这一情况后,迅即召开高考情况通报会,承认了这一差错,并向全体考生道歉。威廉·戈尔丁是英国的小说家、诗人,198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三、“服法”误为“伏法”。

        2013年,王立军、薄谷开来因涉嫌犯罪被公开审判,有媒体在报道中说:“王立军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后,认罪伏法,不上诉”,“涉嫌杀人被公开审判,薄谷开来认罪伏法”。其中的“伏法”均是“服法”之误。“伏法”指犯人被执行死刑,是一种客观事实;“服法”指犯人服从判决,是一种主观态度。

        四、“泄密”误为“泄秘”。

        在“棱镜门”事件报道中,“泄密”是一个高频用词,但多家媒体把“泄密”误为“泄秘”。“秘”和“密”都有秘密的意思,但侧重点不同。“秘”强调内容隐蔽,客观上不为人所知,如“秘方”“秘史”“揭秘”等;“密”强调隐蔽内容,主观上不让人知道,如“密谈”“机密”“泄密”等。二者不宜搞混。

        五、“蜇人”误为“蛰人”。

        2013年陕西南部秦岭等地,曾发生严重的胡蜂蜇人事件,导致数十人死亡。有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把“蜇人”的“蜇”误写为“蛰”。“蜇”和“蛰”字形相近,但音、义皆不同。“蜇”读zh时,指蜂等用毒刺刺人或动物;“蛰”读zhé,是蛰伏的意思。

        六、文职干部误称“文职将军”。

        文化新闻报道中常出现“文职将军”一词,比如在提到著名歌唱家李双江时,不少媒体就常用到这个称谓。在我国军队中,专业技术三级以上文职干部享受将官相应的工资标准、生活待遇,但并没有授予相应的军衔。在我军法规条例中,并无“文职将军”这一名称。2013年8月,解放军总政治部颁发了《关于规范大型文艺演出、加强文艺队伍教育管理的规定》,其中明确规定:军队中“专业技术三级以上文职干部不得称将军或者文职将军”。

        七、刑事案件新闻报道中误用的一个词:“弑”。

        2013年10月浙江温岭市某医院三名医生被患者持刀捅伤,其中一位医生不幸遇难。多家媒体在报道时称之为“弑医案”,有篇新闻标题就是:《温岭弑医案,医患调解机制为何“失灵”》。“弑”是古语词,指臣子杀死君主或子女杀死父母。医生与患者之间不存在这种关系,不能用“弑”字。

        八、汉字书写中经常写错的字:“冒”。

        “冒”人人都认识,但很可能落笔即错,有人说是汉字中的“第一易错字”。“冒”上部古文字写作“”,楷体写作“”,下不封口,两短横与左右竖不相连,不少人误写作“曰”或“日”。汉字中还有一些以“”作部件的汉字,如“日冕”的“冕”、“玳瑁”的“瑁”等,《汉字听写大会》的参赛选手在书写时都出现了错误。

        九、律师公文中的用词错误:“受权”误为“授权”。

        为了解决纠纷,企业或个人有时委托律师全权处理。接受委托后,律师常为当事人发布“律师受权声明”,但“受权”常被误成“授权”。“授权”即把权力授予他人,“受权”即接受他人赋予的权力。律师接受企业或个人委托发表声明,是“受权声明”,而非“授权声明”。

        十、街头店招中的常见差错:“羊蝎子”误为“羊羯子”。

        羊蝎子是一种常见的大众美食,指羊的脊椎骨,因形状像蝎子,俗称“羊蝎子”。因蝎、羯形似,不少街头饮食店的店招中,将“蝎”写成了“羯”。“羯”读jié,有两个意思:一指羯羊,即阉割了的公羊;二指我国古代的一个民族,匈奴的一个别支。“羊羯子”说不通。

    《咬文嚼字》发布“2012年十大语文差错”

      有“语林啄木鸟”之称的《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了20 12年中国出现频率最高、覆盖面最广的十大常犯语文差错。

      一、容易被写错的汉字数字:“二〇一二年”经常被误为“二零一二年”。

      阿拉伯数字“0”有“零”和“〇”两种汉字书写形式,两者不能混用,涉及编号时应该写作“〇”,用作计量时该写成“零”。

      二、容易被写错的书名是莫言的《天堂蒜薹之歌》,常被误为《天堂蒜苔之歌》。蒜薹是大蒜的薹,嫩的称蒜苗。而“苔”则是苔藓植物。有人误以为“苔”是“薹”的简化字,以致把“蒜薹”写作“蒜苔”。

      三、容易纠缠不清的法律词语是:“酒驾”和“醉驾”。人们常常把“酒驾”误为“醉驾”。“酒驾”是酒后驾驶,指每100毫升的血液中酒精含量超过20毫克但不到80毫克;“醉驾”是醉酒驾驶,指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等于或大于80毫克。两者的法律后果不一样。

      四、经常被写错的引语是“兄弟阋于墙”。今年中日钓鱼岛之争发生后,网民纷纷引用古语“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来说明情势,但不少网文都写成了“兄弟隙于墙”。这句古语出自《诗经》,一般用于比喻“内部虽有分歧,但能团结起来对付外来侵略”。“阋”音xì,义为争吵,不能写成“间隙”的“隙”。

      五、容易被滥用的网络词语是“某某哥”。“哥”字是近年来的流行用语,原本含有亲热调侃的味道,眼下逐渐出现滥用的倾向。例如,在报道捕捉悍匪周克华的新闻时,有媒体就将其称为“爆头哥”,化残忍为一笑,显得很不得体。

      六、新闻报道中容易读错的词是“发酵”。“发酵”本指复杂的有机物在微生物作用下分解,比喻事物受外力影响发生某种变化,例如“钓鱼岛争端再次发酵”“韩日岛争连续发酵”。“酵”字历史上有两种读音“jiào”和“xiào”,现在根据《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统读为jiào。

      七、法制新闻报道常被混淆的是“囹圄”和“囫囵”。词形相近所致。今年某影星在一份因儿子吸毒而代其道歉的网络声明中就表示儿子“目前身陷囫囵”。“囹圄”意思是监狱,而“囫囵”意思是完整、整个儿的,常见成语是“囫囵吞枣”。

      八、“皇后”不能被写成“皇後”,这是古装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错误。“后”字原指君主,引申指“君主的妻子”,和“前後”的“後”是两码事。

      九、女性常用错的称谓是“贱内”。2012年7月一位台湾知名女艺人自称“贱内”,令人啼笑皆非。“贱内”是一个谦辞,旧时用于男人对别人称呼自己的妻子,不宜用作当下时尚现代女性的自称。

      十、在报道黄岩岛事件时,媒体经常把“潟湖”误为“泻湖”。这是一个习惯性错误。因为“泻”的繁体字“瀉”与“潟”形近,导致误读误用。

      《咬文嚼字》发布“2011年十大语文差错”

      有“语林啄木鸟”之称的上海《咬文嚼字》编辑部,公布了2011年中国出现频率最高、覆盖面最广的十大常犯语文差错。这十大语文差错分别是:

      一、社会影响最大的语文差错:“捍”误为“撼”。2011年5月,故宫送给北京市公安局的一面锦旗上,把“捍祖国强盛”错写成“撼祖国强盛”,舆论哗然。

      二、最容易混淆的繁体字:復/複。2011年是辛亥革命百年,“光复”一词频繁现诸媒体报章。电影《辛亥革命》中多次把“光復”误写为“光複”。其实,“復”表示还原、恢复;而“複”的本义是“有里子的衣服”,引申指重复。

      三、出现在媒体上的重大知识差错:201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但一些媒体把中国共产党党徽上的镰刀与锤头,误说成“镰刀与斧头”。《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中国共产党党徽为镰刀和锤头组成的图案。”

      四、灾害事故报道中经常混淆的词语:泄露/泄漏。日本地震引发核泄漏危机,但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经常将“泄漏”错写成“泄露”。语文专家指出,“泄露”的对象一般是机密信息。而“泄漏”则使用较广,凡是液体、气体等的漏出,应当使用“泄漏”。

      五、最容易误用的称谓:村长。媒体在报道当下农村新闻时,经常把“村主任”误称为“村长”。相声小品中也常说“别把村长不当干部”。这是语言运用中的滞后现象。

      六、工程建设中常见的词语错误:“合龙”误为“合拢”。2011年7月,杭州钱江三桥发生部分坍塌事故,不少媒体将事故原因归结为大桥在施工中“过分强行合拢”。事实上,“合拢”应作“合龙”。传说天上的龙有吐水的本领,故人们把大坝未合龙时的流水口比作龙口,而把修筑堤坝或桥梁等从两端施工,最后在中间接合,叫做“合龙”。

      七、最容易读错的金属元素名称:“铊”(t)。2011年6月,中国矿业大学发生学生“铊中毒”事件,某些电视主持人在播报有关新闻时,把“铊中毒”读成了“tuó中毒”。

      八、使用计量单位时常见的错误:把“摄氏度”分开来说成“摄氏”多少“度”,如“摄氏15度”“摄氏20度”。准确的说法应是“15摄氏度”“20摄氏度”。

      九、学生作文中容易出错的引语:“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年之计”容易误为“一年之季”或“一年之际”。

      十、街头商店用字中常见的差错:“家具”误为“家俱”。

    时间:2018-06-15  热度:171℃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