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献之轻蔑“无上光荣的政治任务”

        孝武帝司马曜修了一座建康宫,主殿匾上要书写“太极殿”三个字,宰相谢安便把这件事交给当时最著名的书法家王献之了。

      照理说,这可是一个无上光荣的政治任务,足可流芳百世。可王献之的反应却出人意料,他不耐烦地一摆手,对来人说:“你把它拿走,不然我就扔到门外去!”来人只好把匾原封不动地给谢安抱回来了。

      过了两天,王献之跟着谢安一起进宫办事,路过太极殿时,谢安忽然想起什么。他转过身,瞧瞧王献之说:“子敬啊,你顺着梯子爬上去,把字题了吧。从前魏朝的韦诞他们,可就是这么干的。”

      王献之不高兴了,回答说:“你知道为什么魏国那么快就亡了吗?就是因为这个!”说完,一甩衣袖,扬长而去。

      谢安望着他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说:“子敬真是孤高啊!”

      皇帝金銮宝殿上的玉匾不肯写,哪儿才是王献之一献墨宝的地方呢?

      一天,王献之外出时,忽然看上了北馆刚粉刷的一面墙壁,顺手抄起一把扫帚,用泥汁作墨,挥洒起来,每个字达一丈见方,一时观者如潮,让人叹为观止。又一次,王献之到外甥羊欣家,看到正睡午觉的羊欣身上穿着崭新的白绢裙,一时来了灵感,他抓起书桌上的毛笔,饱蘸浓墨,就在羊欣的绢裙上狂草起来。羊欣醒来一见,喜不自胜,因为他躺着做梦时就得到了一幅艺术珍品。

      作为“书圣”王羲之的儿子,他经常会被拿出来跟他老爸作比较。有一次,谢安问他:“你的书法与你父亲比如何?”王献之很淡定地回答说:“本来就是各有千秋!”谢安又说:“外界的议论可并不这样看啊!”王献之哼了一声,轻蔑地说:“世上的人哪里懂得呢?”

      或许正是因为这种张扬的个性,本真的自我,王献之走出了父亲王羲之的阴影,自创一种非草非行的新书体,称为“破体”,又叫“一笔书”,在书法史上取得了“二王”并列的历史地位。

    时间:2013-10-07  热度:328℃  分类:文化热点  标签:

  • 发表评论

    有 1 个评论

    1. 回复
      新课程杂志社

      2014年《少年素质教育报》将在彩色版面上增加青少年艺术资讯,各地教育界艺术新闻,以及书法进校园的相关新闻。同时,增加学校介绍,校园小明星,教师风采,校长风采等图片新闻。一份适合教师、学生阅读的正规报刊 。14年订阅本报,免费发表文章。如有需要,尽快给我联系。
      —— 程品雨 18210490432